郭宝崑先生经典作品《傻姑娘与怪老树》在32年后“重出江湖”,由青少儿广播演艺组从4月4日至6日假戏剧中心剧院公演,32年前的“傻姑娘”洪艺冰这回
变成这出戏的导演。UW访问《傻》剧的艺术总监马业仙,她畅谈这部戏,以及与音乐和剧场的缘起。

1)请问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走进剧场?

我10岁开始任学校合唱团指挥,常到不同教堂演唱。13岁父母亲让我到新加坡表演艺术学院(现在的实践剧场)去学琴。那里的音乐课程不强调考级,灌输同学们学以致用,艺术是为服务社会大众。
第一次参与“实践”的演出是在国家剧场伴奏儿童表演唱,那年还得兼任搬景。而第一次上台演奏钢琴是在维多利亚剧院,当年一演是十几场,场场满座;第一次担任舞台效果则是在郭宝崑先生导的戏里负责“打雷”, 虽然只是一声雷声,但郭先生还是严谨对待。我多年后能为整部舞台剧如《爸爸要我当龙王》、《第二十五孝》和《好孩子难当》等剧写背景音乐的信心应该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2)在剧场前后有三十四年吧?

在“实践”7年后,老师们鼓励我到英国留学,回来后我当上钢琴老师。
1989年电台少年儿童广播研究组的监制梁沛冰女士邀请我担任儿童合唱指挥,为当年的儿童广播节目录制儿童合唱曲,从此以后,我爱上了广播员们那一口漂亮的标准华语!后来电台朝商业发展解散少儿组,我们在外重组,发展成今日的青少儿广播演艺组!
自立门户至今27年,我们总共制作了20多部舞台剧,十多场儿童合唱会,两部原创儿童音乐剧,近15年更发展了新加坡独特的相声艺术。观众人数已达90多万人,其中七成是少年儿童观众。

3)本地剧情的经营情况?演员的保障?

本地剧场可说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常听到的是经济资源不足。我认为财力是其次,真正严重的缺憾其实是人材问题。首先是演员训练系统不够完善,尤其是专业戏剧方面,其次是后台制作技术不受重视。
我期望有朝一日,新加坡艺术家的地位能像其他专业那样先是受到尊重,后是得到社会认知艺术在国家社会建设过程中的重要性。

《傻姑娘与怪老树》

4)为什么会再搬演《傻姑娘与怪老树》?意义是什么?

首先,是追念郭宝崑先生,希望年轻一代能通过《傻姑娘与怪老树》认识郭先生和他对华语剧坛的贡献。
其次是因为1987年看过《傻》的首演,我颇受震撼。3年前,和《傻》的第一代傻姑娘洪艺冰第一次合作,请她把这些年在国外所学,传授给本地专业演员和我们团里的青少年演员。工作坊后,大家意犹未尽,很好奇这一套戏剧训练如何运用到舞台艺术创作,于是,我斗胆向大家提议,也邀请工作坊的演员们留下,和我们少儿组的青少年演员一起演出《傻》剧。
我们少儿组曾经有一段成功地保护老树的经历,2013年我们搬到月眠艺术中心,院子里很多棵老树,其中一棵老树差一点就被砍除以让位来扩建大路,当时的管理室发动艺术中心的所有艺术团体联名要求保留那棵老树,团里的孩子们自动自发地画了好多幅画,并且诚恳地在画上留言。而我的第一个反应和冲动是演出《傻》剧,但种种因素如版权问题等,被搁置一旁迄今。

5)这次与之前的《傻姑娘与怪老树》有什么不同?

当年的“傻姑娘”,今日的洪艺冰导演在外国游学工作多年,带回来不同的表演技巧。
时隔32年,不同年代的演员对树、对大自然、对周遭环境、对母语、对方言更疏离,而这份陌生感更加深了剧情的张力。这次的演员平均年龄也比较小,小演员的表演也许幼嫩但纯真,对树的感情也许模糊,但对剧里的学校情境却更能感同身受。

6)在不同的年代重新诠释同一部作品的最大意义是什么?

任何巨作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傻》就更不用说了,在国外已被翻译成多个不同的语言版本。
剧中所讨论的树的命运、其象征性和对文化的根的追溯,其启发是永恒的。

7)观众可以有怎样的期待?

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戏。每一个人看戏的感受,会因着个人成长的阶段和生活经验而不同。
依我看,最能看懂《傻》的观众,应该会是4到8岁的小孩。因为他们的心境单纯,好奇心强,因此心情能直接随着台上所发生的一切起伏 。
看后会问诸多个“为什么”的将会是9到18岁的青少年观众。因为他们开始面临学习与成长的压力,他们寻找答案,他们渴望答案。
至于19到30岁的青年,我觉得他们最能感同身受。因为他们开始面对社会期待和职场的压力,所以,傻姑娘成长过程中的困扰和矛盾,他们懂!!
至于30岁以上的观众会心情激动,脑海澎湃。

8)给有兴趣全职在剧场工作的年轻人的忠告是什么?

没有创意的人生是枯燥无味的,没有挑战和团队合作的职场不值得留念。剧场充满人情和团队精神,大家一起完成一个作品后,那喜悦和满足感是其他行业所比不上的。

简介:
马业仙,毕业于英国伦敦Guildhall 戏剧与音乐学院,曾在中国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杨鸿年教授。
现任青少儿广播演艺组的艺术总监。舞台作品多元,如青少年音乐剧:《送件礼物给清朝的小皇帝》(剧本与音乐创作);指挥儿童合唱音乐会:L' Enfant Savage(世界首演)、《七彩歌声》等; 创作儿童相声剧:《小茶馆》、《请问您是相声大师吗?》等;相声作品:《新加坡啦语》、好学生.坏学生》;执导戏剧《醉虾;编导儿童剧:《最棒的礼物》等等。
作品:群口相声《音符大战》及《群鼓相声》于中国天津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首演,作品尝试突破相声的语言局限,其大胆创意深获好评。

作品:
群口相声《音符大战》及《群鼓相声》于中国天津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首演,作品尝试突破相声的语言局限,其大胆创意深获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