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Melinda Ng

从视觉艺术走入剧场和舞蹈,29年来林振发在新加坡表演界都以另类姿态一路走下来,他的创作与演出含括视觉与跨界创作、非规范剧场空间和处理、艺术拓展与教育推动等。

6年前舞团解散之后?你一直在忙些什么?
舞团解散后,我开始以独立自由身姿态进一步探索跨界艺术创作,6年来不间断的和不同舞团、剧团、乐团和特别项目合作进行构思与联合创作,偶尔也上台表演,同时进行一些独立艺术工作者间的创作实验。在2015开始有幸受邀在跨文化戏剧学院进行戏剧肢体教学,间接的让我有机会整理自己在舞蹈和戏剧肢体的经验和处理,进一步探讨传统与现代表演、跨文化肢体研究和结合运用,目前大致上完成了一个自己的一套剧场肢体训练。

Photos Tan Ngiap Heng

一切回到源头,是怎样的际遇让你在当初创办了自己的舞团?
当年自己就像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一切只是为了开心好玩开始,从纯美术和舞蹈毕业后,接着确定了以舞蹈为自己的专业,无奈本地完全没有机会,毅然放弃一切的一股脑的栽进去,决定创造自己的未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花了一年时间和已故舞蹈好友陈浩俊进行创作、表演、训练、团队组织运作和发展的一番研究后,就豁了出去似的状态创立了“舞蹈多面体”,希望自己和一群舞蹈朋友们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共同努力只是想争取当代舞蹈行业的全职与专业化和被尊重,寻找舞蹈的桃花源。

要支撑一个舞团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支撑舞团最大的挑战是自己和团队的坚持和耐力,公众和社会的支持,永无止尽的运作经费的来源和寻索,资源的充分运用,创作和训练的持续探索、交流和研究,跟着时代的不间断蜕变和改进,观众和下一代的培育,似乎什么都很重要,感觉上自己和团队成员都不停止的在学习,像只八爪鱼般的同时兼顾许多任务,没完没了的轮回着,有些时候甚至没日没夜。

Photos Neoh Khee Leng

这么大的辛苦?为什么会坚持这么多年?
理想和理念、对未来期许和正面心态是重要关键,当自己和团队逐步看到自己的努力有了积累的成果和希望,加上开拓舞蹈表演创作与生存空间得到的满足感,就是坚持走下来的动力。当然少不了一群好像家人般的团队和许多好朋友们不离不弃的一起拼搏,一路上也遇上不少贵人与家人朋友们的相信和扶持,无可否认的一路下来是辛苦又累,也很难熬,多次曾想放弃,但总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也不希望辜负大家,回头看其实还蛮开心的,谢谢大家!

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感谢跨文化戏剧学院让我有机会对表演肢体的探索与整理研究,结束舞团后的这6年来的一系列创作尝试与实验后,自己目前正与不同的独立艺术工作创作朋友们进行合作一个三部曲的创作行动,希望以更理想的创作过程和运用足够的时间去处理每一个步骤,应该会花几年时间来好好完成每一部自己想通过表演说想说的话。

是不是能够给要进入这行的年轻人一些忠告?
舞蹈和表演是需要长时间不间断的投入努力训练和增强自己的能力,不能偷懒和取巧,只要踏踏实实的一步一脚印付诸努力,就能逐步实现自己的理想。其实每一个人都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完成自己的梦想,如果像我这样这么迟才学习舞蹈而条件又不怎么样的人可以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过来,只要有积极乐观的持续学习态度,年轻的朋友们应该可以做的比我更好,年轻就是本钱,未来就在你们自己手里,理想不会从天而降,是需要你自己去创造的。

林振发
身为本地专业舞蹈事业推动人之一,振发也曾是TOY肥料厂成员(1990-1996)及前舞蹈多面体(1996-2013)的联合创办人兼艺术总监,他在舞蹈界的贡献也让他获颁艺术理事会2000年度青年艺术家奖和2004年度创业精神奖入围。
除了舞蹈和肢体剧场演出外,舞台视觉和服装设计也是他的特点。他的创作、构思与演出能力,也让他在国内外艺术团体、艺术节、文化中心、特备节目亮相,深受舞团、剧团、乐团和文化艺术机构的邀约合作和委约创作。身为一位多方位创作与表演者之外,振发目前是跨文化戏剧学院的肢体训练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