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剑龙(Dave Teng)是本地顶尖发型造型师,合作过的明星无数,现在活得风光的他,其实走过一条坎坷的道路。
今年47岁,出身贫穷家庭,为生存,8岁就开始赚钱帮补家用。丁剑龙与我们分享他成功的故事。

U: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8岁的时候就“踏入社会”?
D:是啊!我一直都在半工半读,我只念完小学,我干过无数种不同的工作,8岁的时候就在组屋间“游走”,叫卖烧卖、笋粿,也卖过报纸,后来也当过厨师,在家具行做过,非常辛苦,但没有办法,需要过活。

U:那后来是怎样进入美发这一行?
D:当时天真,看干美发这一行的,门面都很光鲜,感觉不错,因为这个想法,糊里糊涂进入这一行。当时还去询问美发学院,在牛车水那一带,学费记得是$4800,我妈掏尽老本,给了我$4000,我于心不忍,那是她一生的储蓄,若给我拿去学头发那生活怎么办?当年14岁,从小埃(等级最低的学徒,一般是做打扫工作)做起,正式踏入社会。

U:听说在当完兵后你非常彷徨,想过自尽?
D:是的,当时“出兵”时面对整个大环境的变迁我非常不适应,我没有文凭,也没有落脚的地方,且物价高涨,对我们这种穷人来说生不如死,在感到前途茫茫之际,我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在准备爬上顶楼的那一刻,我当兵的朋友突然出现,他救了我。贫穷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伤害,我很怕穷,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至今这种压力还是存在的,我还是非常害怕看到乞丐。

U:当时你的朋友告诉你什么?让你找回对生命的热情?
D:我朋友说,他什么都没有,他都没有想过自尽,为什么我一个有手艺的人,不好好去发挥,不好好干下去。在他的劝导下,我想通了,这个救我的人后来成为我最好的朋友。

U:然后你重新回到美发界?
D:是的,我重回学院,复习三个月,就开始做造型师。我在学院待了一两年,收入稳定,但父母一直觉得美发师是女人的工作,不能长久,我自己也认真考虑过,有想过到JTC的工厂做工。也或许这辈子注定要吃这行饭,也是一个机缘,我学院的朋友觉得这样放弃等于白白浪费手艺,就带我去全城最风光的发廊Passion应征,虽然当时的薪水是$600(比原有的工资少了三倍),有很多人骂我笨,但是我在这家发廊看到我的未来。

U:之后的工作就一帆风顺?
D:Passion是一家很有信誉和权威的发廊,我在Passion一开始当然没有机会上阵为客人服务,干的都是一些小事,但这些微细的工作却是成为一名杰出美发师的基础,我没有怀才不遇的想法,从头开始意味着从底层做起。不过后来还是等到了一个为客人吹头发的机会,服务完毕我觉得吹得还不错,没料到却得到相反的评语。“如果连吹头发都吹不好,倒不如不要做”,我一直记得这句话,这样的教诲鞭策我力求上进,精益求精。

U:那你在Passion待了多久?后来又怎样离开?
D:我在Passion待了12年,但其实在前5年半的时候就有想过离开的念头。那个时候市场一直在变,另一家香港国际发廊Kim Robinson也到本地,他们向我招手,并要送我到香港观摩学习,我后来没有加入,因为需要签约。

U:那后来你对这个行业也慢慢持有专业的想法和态度?
D:是的,在Passion,我认识到这是一个专业,美发师是受人认同的行业,这加强了我的信心,告诉自己要越做越好。这段时间我也利用休假和空闲的时间,到台湾去观摩,并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开始在当地剪头发。我的手艺受到认同,之后我每两个月飞一次,每次逗留4至7天,每天都很忙碌,要干到半夜,但这是一个难得的经验,也得到很多的赞赏和认同。

U:是不是因为找到信心,而想到自己创业?
D:原本是想到台湾继续发展,但本地的一个客户主动要协助我创业,他非常信任我,甚至开了支票让我自己填写首三个月的租金,我没有接受,支票后来还给了他。我当时抱着破釜沉舟之心,离开栽培我的Passion出来自己创业。

U:知道你早期第一间发廊Hair Folio设在大巴窑组屋区?这与你原本非常时尚尊贵的形象不符?
D: 那是18年前的事了。虽然是在大巴窑,但我还是坚持走高端路线。同一排组屋包括我其实有三家发廊,一家价格$3至$5,一家$18,而我服务的收费是$69,18年前$69不是小数目,可是我的生意非常好,还是有人相信好手艺,好服务,我要的就是提供这样的服务。两年后要续约,但是租金谈不拢,我于是搬到市中心的Stamford House,搬到市中心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参与了很多时装秀,开会讨论和作秀来去都比较方便,我在这里度过我的黄金时期,有七八年那么久,后来买了Adelphi现址的店面,一直营业至今,也快6年了。

U:你觉得这个行业的最大挑战在什么地方?
D: 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得到家人的认同,和顾客的尊重,我本身没读过什么书,却能够凭着手艺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事业。我一直很take pride我的工作,这种自豪感可以让我越战越勇,直到现在我觉得我在工作上还是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U:最想做还没做的是什么?
D: 我为很多本地和港台艺人做过造型,包括叶丽仪、叶全真、刘畊宏、吴建豪、黄乙玲等,我也很荣幸为西方巨星如Aerosmith设计发型,我希望未来还有更多机会与好莱坞大明星合作。我要把这个专业做得更大,在海内外享有盛名,为新加坡争光。

U:给想进这行的年轻人的忠告?
D:找一间可以好好学习手艺的发廊,找一间你认为有前景的发廊,因为它会带领你越做越好。学习手艺,不要只是一时兴起,要有热情,也不要为了做而做,给自己机会,好好的计划自己的未来。

text:刘汶錝 photos:图片由HairFolio提供

HairFolio
地址: 02-27, 1 Coleman St, Singapore 179803
电话: 6338 2636
网站:http://hairfoli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