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与尚哲见过面,却从他父亲口中得知他从小对动物很着迷。从小尚哲就有自己的一套方式与动物互动,从后院突然潜进厨房的蛇,外头遇到的凶猛的狗,他都能够心平气和的以自己的方式靠近,长大后成为我想也是必然的事。


UW: 听说你从事研究鸟类?是一名飞禽博士?这个工作具体在做什么?

我的正职是名飞禽兽医,但我之前研究“地球暖化是否会影响鸟儿在沙漠中生存”的课题,研究期间我必须到澳大利亚的沙漠去观察不同鸟类在各种气温下的行为变化。我也在实验室里模拟沙漠里的高温,然后在鸟类的血液和器官里寻找不同鸟类抗高温的玄机和秘密。最后,我也研究了鸟类在中暑后产生的器官变化,以助兽医能更有效的治疗中暑的鸟儿。

UW:“沙漠鸟儿”研究计划的得论?
我的研究发现不同的鸟对高温有不同的应变能力。鹦鹉类因为智商较高,经常可以调适它们活动的时间来避免中暑。鸽子类却可以在摄氏50度的高温下还继续寻觅食物和水。若地球继续暖化,加上鸟类栖息地继续丧失,鹦鹉类可能比鸽子类更受影响。不同的应变能力也意味着不同的鸟类在地球暖化时需要不同的帮助。以鹦鹉类为例,它们最需要的是栖息地的保存,以助它们调适活动的时间,在最热的下午时段能够躲在最阴暗的地方避暑。

这项研究已告一段落,我最近在筹备另一项研究计划,就是用核磁共振成像来诊断鸟类铁储物病。我也负责协助新加坡动物园和裕廊飞禽公园的其他兽医进行他们的科学研究。

UW:怎么会有这方面的兴趣?如何把这个兴趣转化成工作?
我从小就喜欢动物,所以立志当名兽医。在深造的过程中,我也发现我对野生动物,尤其是飞禽,情有独钟。很幸运的,阿德莱德大学刚好有个博士学位(之前提到的“地球暖化是否会影响鸟儿在沙漠中生存” 研究),而阿德莱德兽医专科医院也同时创办了珍禽异兽部门,让我能够一边继续当兽医,一边进行研究。在这两个机会出现前,我在美国芝加哥一所兽医诊所任职,但每周会义务到一所野生动物诊所吸取经验。而我在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结束后,裕廊飞禽公园也刚好在寻找一名兽医,所以我就决定“倦鸟归巢”回到新加坡。


UW:谈谈这个工作的乐趣?以及它的挑战?

很多人以为鸟类都大同小异,但其实鸟类的品种极多,每个鸟的品种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举例来说,鹦鹉类、鸽子类、老鹰类的鸟会得的病都有差异。我的研究就探讨了这些差异,而在为每只病鸟看诊时,都得记得各类品种的特征。对我来说,这是当飞禽兽医和研究者最大的挑战,但也是最大的乐趣。

许多的鸟儿也因为体积较小,所以在诊断时需要较多的辅助工具。幸好,这些工具和器材裕廊飞禽公园都有,以便在帮他们看诊时事半功倍。

UW:对鸟类或其他动物有兴趣的小朋友,现阶段如何开始学习,为未来做准备?
他们可以多看,多听,多学,多说。多看有关鸟类的书藉和节目;多听各种鸟类的叫声;在学校多学基本的科学,尤其是生物和化学;多和其他人对谈,加强自己的语言和沟通能力。这最后一点对当兽医非常重要,因为动物不会自己上门求医。每只动物病人都会有个人类陪同,不管是它的主人或是饲养员。若沟通能力不够强,就很难把准确的病历问清楚,影响准确的诊断和治疗。

UW:本地高等学府是不是有提供这类课程?又或是得到外国修读?
现阶段来说,本地的兽医大多数都是到澳洲、英国或美国深造的。澳洲和英国的课程平均得花五到六年,而美国得花上约八年的时间。我也建议他们兽医课程毕业后工作几年后在回来,以便吸取更多的实际经验。

UW:之前你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兽医专科医院的手术和珍禽异兽部门任职,现在则在飞禽公园当飞禽医生,两者的工作有什么不同?
在阿德莱德,我的病患除了鸟类,也包括了蜥蜴、乌龟、蛇、蛙、兔子、貂、豚鼠等等。我也同时在手术室里当猫狗的麻醉师。这些病患都是被饲养在家里当宠物的,所以都习惯和人类接触,相处。

现在,裕廊飞禽公园的病患只限鸟类,而它们也多数比较少和人类有直接的接触,所以在治疗过程必须多加注意,以避免过度的接触会对它们造成过大的压力。

以前我的病患都不会在我身边,但现在,我想看看它们的近况时,只需走几步路就到了,大大的提升了我能在第一时间了解它们病情的能力。我以前时常向珍禽异兽饲养者们提议每年至少把宠物带到兽医院做一次例行检查,但很少人会照做。然而,这在裕廊飞禽公园是必然的,也不需要我提醒。

UW:飞禽公园将从裕廊搬迁到万礼,我们很好奇飞禽是怎样“搬家”的?
搬迁的细节还未确定,所以暂时没有太多的资讯可以分享。

UW: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而在飞禽中最喜欢的又是什么?
我最喜欢兔子和长颈鹿。鸟类中,我最喜欢企鹅。

UW:如果不当“飞禽博士”?你会从事什么行业?
我其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很幸运的,我可以在当兽医和研究员两者选一,或像近五年的两者同时进行,所以希望永远都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stextbox id=’profile’]简介:
谢尚哲从小立志要当兽医,所以十五年前在家人的支持下离乡背景到澳大利亚深造。大学毕业后,他利用了兽医文凭的灵活性,和兽医在全球各地的需求性,在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各国工作,吸取了宝贵的经验。
五年前,他看中了澳大利亚阿德莱德较适合生儿育女的清幽生活环境,从繁华的芝加哥搬回了澳大利亚,也因此有机会在阿德莱德大学进行鸟类研究,并且同时在阿德莱德兽医专科医院的手术和珍禽异兽部门任职。
尚哲在去年回新,目前在裕廊飞禽公园的兽医部门任职。[/stextbox]

[stextbox id=”tip”]text:刘汶錝 photos:由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提供[/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