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青少年勇于面对生气的情绪表现,不应习惯性地压抑或隐藏。

  在青少年独特的青春阶段,父母师长等应该帮助他们打磨激情,多运动训练,消耗精力,发挥创造力和个人才艺。另一方面,社会也必须意识到,青少年正处在人生的转折点,可能成长为一个和平公民,也可能变成好斗分子。

  资深辅导员和心理咨询师袁凤珠分几个层面谈现在青少年所面对的问题。

  1.没有情感的酝酿


  父母没有或不晓得如何适当地引导孩子宣泄与表达情绪,而且与儿女少有聊天沟通,或是情感交流的机会,彼此缺乏深入了解。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都有坏脾气和易怒,与儿女的对话多只关注学业成绩,家庭没有营造好好说话的氛围,不是“情绪勒索”,如以爱之名,通过要求、威胁、施压、打击、沉默等手段控制他人,就是“道德绑架”,如利用他人顾虑其道德形象的弱点而提出强制要求。儿女无法从父母那里学会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或者以“不伤害他人自尊的智慧言语,说出自己的感受”。
  年轻人因为经历少,对社会的复杂了解也少,一般会不考虑事态发展的后果,经常会把问题复杂化,甚至搞砸。
  青少年如果越了解如何适当地表达情绪,既能做到尊重他人的原则,也能避免遗憾终身的事发生。
  

2. 青少年大脑分析未成熟


  除了情绪问题,从生理来看,青少年的大脑,最显著的特征,是通过调整脑区间的网络连接来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这种特殊的可变性或可塑性,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利于青少年在认知思维和适应社会化方面取得巨大进步,但同时也容易催生危险行为和严重精神疾病。
  青少年高风险行为源于大脑边缘系统驱动情绪产生,在青春期快速发育,与主掌冲动控制的前额叶皮质主要负责提供合理判断和冲动控制,尚未发展成熟。青少年的情绪化是边缘系统造成的,而前额叶皮层到20岁左右才能完全发育成熟。而如今青春期却在不断提前,所以这种不匹配的时间跨度正在延长。加上正值荷尔蒙变化等因素,才导致容易怒气冲天。
  袁凤珠说:“这时候,他们较难控制怒气,尤其遇上挑衅或误会时,不小心可能会做出动手伤人等错误行为。
  另一方面,青春期是心理疾病的高发期,其中包括焦虑症、双相情感障碍(俗称躁郁症)、抑郁症、进食障碍、精神错乱和药物滥用等。她指出,根据调查研究,有50%的精神病症从14岁开始已出现苗头,75%在24岁首次发病。几乎所有成年精神分裂症病人的脑部病理改变,都类似于青春期大脑发育过程中的典型变化,只是程度更甚。
  

3. 网络暴力渲染


  网络暴力血腥的视频与游戏,已经使青少年看惯不怪,心中隐藏的暴力倾向慢慢滋生,其特征:
  ★自尊心强:自我为中心,争强好胜,心胸狭窄,喜欢被关注,看重名声与外貌。
  ★妒忌心强:嫉妒心理中,情绪上会产生压抑感,久而久之,导致器官功能减弱,机体协调出现障碍。
  ★偏执顽强:很难与别人正常交往,和睦相处。
  ★缺乏自信:因为经常被批评、指责,变得少言少语。而一旦触及他们的底线,往往行为上让家长感到很意外。
  ★缺乏情感归宿:生活节奏非常快,亲子间缺乏情感交流,就缺乏归属感,思想无处可寄托,失去自信心,也会丧失责任心。
  

4. 生命价值观迷茫


  自我同一性是西方心理学一个重要的概念。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认为,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面对的最大困难是建立关于自我的同一性。只有建立了自我的同一性,才能明白自己的价值观和底线是什么,明白自己应该为什么而奋斗终生。这些人可以远离迷茫,对未来有具体的认知,能够明确自己未来想做什么的人,有坚定的选择,学习动力也很强。

轻视生命
受挫时易诉诸暴力

  袁凤珠指出,对生命的珍视是人的道德中最为朴实的品质。人的生命具有生存价值,应受到尊重与善待,生命的成就感是通过努力得到肯定与赞赏的成果。但是父母与师长的高度要求,苛刻的责备,使儿童和青少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消极的价值观产生自卑与愤怒,本来是旺盛的生命力与求知欲陷入忧虑、恐惧、迷惘的压力之下,一些自暴自弃,生命质量下降。
  袁凤珠提醒,教导青少年勇于面对生气的情绪表现,不应习惯性地压抑或隐藏。若无法冷静下来,可暂时抽离现场,回避,并按照平时预先习惯的替代方法,如跑步、打球、打沙包等来有效宣泄情绪。另外,也可透过学习深呼吸,沉思默想等帮助放松,并多尝试以幽默的态度看待愤怒的事情。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