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iStock

“好动好玩”的孩子就是多动儿吗?陪伴多动症孩子时,父母和师长应该怎么做?
本身有好动问题的台湾特教老师曲智鑛受访讲述自己的成长经验,并提醒家长和教师,面对多动症的孩子,大人应强化自身情绪的稳定度。

天性活泼,好动爱玩,集中力差,经常坐不定,家长一般都会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多动儿。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俗称“多动症”)是一种会影响幼儿行为或发展的行为障碍。身为家长的你,若看到幼年孩子有上述这类行为,会认为这是一种“病态”,想给他诊治吗?

台湾陶玺特殊教育工作室创办人曲智鑛接受电邮访问时说:“从幼稚园开始我就不需要午休,不仅自己不睡觉,只要我在寝室就会把同学们都吵醒,最后搞到大家都不能睡觉。求学时期,我一直都是老师眼中令人头痛的学生,作弄同学,和同学起冲突,每周联络本上必定会有老师反映我在学校问题的红字。”

Photo: iStock

多动症的3种表现形态
以前,人们没有多动儿的概念,为何演变成现代“好动好玩”的孩子就是一种病态呢?

曲智鑛说,他的父母亲都是医护人员,但即便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人对于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仍是陌生的,以为他只是比一般的孩子好动,父母对他的学习表现和适应学校头痛不已,甚至有同学家长找上门来告状。

曲智鑛当特教老师多年,他指出,在诊断上,多动症的孩子有3种表现形态,包括:注意力缺陷、过动和冲动。有些孩子可能只有注意力的问题,有些人则3种状态一同出现。

多动儿不是单纯的好动,通常这样的特质会影响孩子在不同情境的适应能力,家庭生活和学校学习都会受到影响,而被诊断为多动症的孩子,这样的影响都不只是暂时的,通常至少会持续6个月以上。

研究发现,多动症的孩子多半有执行功能的问题,这是指计划与组织的能力,衍生出来的问题像是时间管理常出现问题,丢三落四,房间或座位凌乱,无法如期交功课等。他们可能上课坐不住,或是上课做白日梦,冲动的孩子可能常和他人发生冲突或是行动前不考虑后果而惹麻烦。

面对像曲智鑛这样的孩子,他的父母亲为改善他好动的问题,找了很多坊间的静态课程,这些课后的才艺学习,包括书法、刻印章、插花、下棋、珠心算……甚至是茶道,希望培养他“静”下来的能力。

回顾学习历程,曲智鑛觉得对自己帮助最大的是运动。他说:“除了静态课程外,课后时间我投入大量的时间运动,如棒球和篮球,甚至把运动当成人生发展的目标。”这些年来,有许多研究都发现运动可以改善多动症,主要是因为运动时大脑会分泌多巴胺、血清素和正肾上腺素,帮助个体情绪稳定。

此外,在求学的过程中,因为对于自我注意力缺陷特质的认识,曲智鑛也相对应地发展出成功的学习策略。他举例说,任何作业都提前开始做,以因应无法预期的变化;任何聚会都提前出门,为的就是当意外发生时有机会弥补。

Photo: iStock

陪伴者须先稳定好自己
曲智鑛有不少著作,其中《不孤单,一起走》,分享了他的成长经验,详细描述他的策略发展。

在情绪管理方面,他以切身经验提醒家长和教师,面对多动症的孩子,大人应强化自身情绪的稳定度,因为孩子在生活及学习中的表现常会制造“惊喜”。这些非预期的刺激容易挑起大人的情绪反应,因此,必须先稳定好自己,才有机会正向地给予孩子正确引导。

有多动症特质的孩子,的确可能增加父母和师长陪伴上的负担,主因是他们无法规格化,即用同一套制式的方法加以培养。曲智鑛说:“创造一个容许孩子从错误经验当中学习的环境,当孩子犯错时,除了责骂与处罚外,我们应该更有智慧地善用后果来强化孩子的能力。”

曲智鑛相信,若在古代,多动症者可以存活在丛林间,他们会是很棒的猎人。但在现代,标准化与规格化的教室,让这类型孩子感到难以生存。陪伴多动儿时,父母和师长要先相信他们是可以教导的,须要协助他们创造成功的经验,并且在陪伴过程中,发掘他们的亮点与优势。在现代社会,他相信成功的定义是多元的,孩子的学习表现也应该是多元的。
对于所有人而言,认识自我是一门重要的功课。在曲智鑛的另一本著作《曲老师的情绪素养课》中,特别提到社会与情绪学习的重要性,多动症的孩子若能在成长过程中有意识地认识自己,并且发展出适合自己的学习与生活策略,将有助于提升未来的生活品质。而这个过程仰赖父母和教师有品质的专业陪伴。

text 林弘谕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