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从小就开始培养全能型的孩子,而非100%专注于学业。

个案:
孩子在学校和家里总是不听教,可能不是因为父母或师长的教导方式出错,问题或许出在孩子身上。
林志宣(11岁)8岁时就开始经常在学校惹麻烦,老师很快就给他贴上“品行不良”的标签。从暴戾的脾气到病态的行为,他在学校和家里都被视为捣乱分子。他的父亲林仪温在访问时说,儿子对别人缺乏同情心,对自己具有攻击性的行为也毫不在意。他忆述儿子两岁时,因一时怒气难控而把一个门砸坏,当时的确把他和太太吓坏了。
每个人都认为他的儿子是一个有暴力倾向和精神不稳定的孩子。西方有句谚语说:“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即养大一个孩子需要全村的努力。这个概念套用在他孩子身上,可说再贴切不过了。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如果能结合众人之力,其效果自然不同。
林仪温说:“我和太太尝试了很多方法和手段,希望能够帮助孩子有效地管控愤怒情绪,但总是失败收场。”由于担心孩子失控的愤怒情绪可能会伤害自己,只好向医疗专家求助。咨询了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后,确认孩子患上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简称ADHD),才确定孩子的社交技能受损是因这个疾病引发,因此反而觉得需要给他更多关爱与耐心,也希望早日把贴在身上的标签给除下。

好成绩和快乐同等重要

本地Score Campus教育中心创办人苏比亚(Gabriel Suppiah)接受访问时表示,孩子的好成绩和快乐同等重要。学生不必为了学业成绩而牺牲自己的心理健康,变成不快乐的孩子。
他提出几个简单问题:孩子在中学读了10门科目,却不知道怎么更换汽车轮胎,甚至不知道螺丝起子的头有不同?家具坏了,水喉漏水,孩子都不晓得如何修理,因为毫无头绪……
苏比亚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培训导师。他说:“我们应该从小开始培养全能型的孩子,而非把100%专注力摆在学业上。”
调查显示,越来越多来自本地顶尖学校的青少年需要寻求心理卫生学院(IMH)的帮助,以应对与学校相关的压力。压力相关、焦虑和抑郁障碍是心理健康学院儿童辅导诊所常见的病例。从2012年到2017年,诊所平均每年约有2400例新病例,专门为6至18岁的孩童和青少年提供治疗。
苏比亚指出,孩子面对的压力,可分为正面与负面的影响。压力是期望、态度和个性结合的结果,各人面对时有所区别。对一个人来说,这事物是压力,但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不是。
他说:“当你被这压力的结果冲击时,便会形成一个空洞。现在的问题是,用什么填补这个空洞。通常,这取决于个性和环境。”压力会给人带来抑郁情绪、情感封闭、反社会、脾气和情绪不由自主地波动等负面影响。
孩子们生下来是无忧无虑的、快乐的,直到他们面对生活的负担开始。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创造力,它会因周围的人和环境的不同而有所增减。因此,家长应该让孩子的幸福感和创造力水平维持在“健康良好”的水平。

别让孩子活在“不”中

苏比亚认为多数孩子缺乏人际交往能力。他们让人觉得“没见过世面”,心灵都被父母“关”在房子里。他们的生活基本上是被定义为一个框框,在生活的探索和自学中,一般都受到父母的制约,永远活在“不”中。

爱的空间教育“七步曲”:
1 展示无条件的爱与支持;
2 重点放在孩子身上,而非学业;
3 多倾听,激励他们,为他们创造一个 学习空间,让他们茁壮成长;
4 创造与学习相关的体验;
5 在学习的过程中也要注重技能和品质;
6 给予挑战;
7 爱护他们,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学习经验,并予以奖励。

林仪温找上苏比亚,让儿子参加他的培训课程。苏比亚发现林志宣无法接受负面的反馈,他的极度愤怒导致他容易冲动,喜欢顶撞,甚至恶意扰乱课堂秩序。数个月的培训后,林志宣拥有独立学习和团队活动的自由,他的性格有了显著的改善,逐渐从愤怒和暴力,转变为一个快乐的孩子。通过与同龄孩子的互动,他终于能够发现并反思自己的不足之处,从而激励自己不断努力,最终学业表现也大大提升。
林仪温说:“没有一个孩子是完美的。我的儿子也犯错,而且是很多的错误。值得庆幸的是,接受耐心的教导与精神扶持后,他的意识水平和同情心已经提高了,他现在已经能看到并知道自己何时会犯这些错误。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更快乐,更自信,更愿意在同龄者中承担责任。我们相信他会变得更好。”的确,孩子拥有快乐,比其他物质享乐更好。

Text: Carl 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