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上午,来到戒备有点深严的财务大厦,一踏进交通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也是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国会议员的杨莉明的办公楼层,哗!空气中满是浓浓的艺术气息,有不同设计的陶瓷器和艺术品摆设、墙壁上也挂着多幅画家的画作。

少女时代有过叛逆期

白色上衣配搭深色长裤,一头轻爽短发的杨莉明部长,开朗有朝气的声音和大家打招呼,顿时拉近了第一次见面的距离。 杨莉明说:“来,我带大家到我最喜欢的地方去做访问,那里肯定给大家很不同的感觉。”她把我们带到了财务大厦的对面,11月份才会正式开幕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让我们大家有幸第一个进入由新加坡前高等法院和新加坡政府大厦改建,总面积达6万平方米的艺术新地标。 访问过程中,杨莉明凸显平易近人、大方友善一面,对任何私人问题都有问必答,且华语讲得非常标准,也对摄影同事的提议全部接受,她说:“只要你觉得拍出来是好看的,就行!”

UW:私下,你肩负多个身份,是阿公阿嫲的孙女、是父母亲的女儿、是老公的妻子、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你觉得自己做得最好、最舒服、最得心应手的是哪一个?

我不说做得最好,我可以告诉你自己觉得最不好的是哪一个?就是当女儿这方面,做得差劲,我很多时间在社区里,幸好我父母都很体谅,他们也相当活跃,没有给我提出太大要求,但我会争取在重要节日一定要和父母亲吃饭。(你会煮吗?)我会,但没有机会煮,其实父母亲只要和我们在一起就满足了。 我爸爸特别爱和儿女们去旅游,(每年都一起旅游吗?)那是不可能。我爸爸其中一个心愿是去意大利,当年我在英国念硕士时,有邀请父母过来,到欧洲游玩,那时我的经济条件不好,穷得要死,父母亲住的地方都很简单,去哪里都是走路的,没钱搭车,我还记得爸爸说过:“很遗憾这次没有机会去意大利”,我一直把这句话放在心里,两年前就跟总理请了两个星期假期,和父母走了一趟意大利。

UW:我看过你的一个电视访谈,你很会唱歌,参加过“儿童演员训练班”,你从小就有表演兴趣吗?唱歌有遗传吗?

我小时候很爱唱歌,爸爸、姑姑叔叔们也都很爱唱歌,我都会跟着学。我爸爸其实是爱唱老歌。但我记得我生下大儿子,我的爸爸刚好正在学张惠妹歌曲,他每天都会对着我儿子唱《听海》(儿子长大会唱《听海》?)不会啦! 我自己爱听歌,听很多很多不同歌曲,特别爱听实力派歌手歌曲,我喜欢苏芮和辛晓琪,尤其是辛晓琪的成名曲《味道》,我在苏州工作时还凭这首歌赢过奖项。我认为辛晓琪声音柔中带刚,体现女性展现出的一种味道。 现在我比较喜欢刀郎和Beyond的歌曲。 至于“儿童演员训练班”,我七岁时是爸爸替我报名的,当时还是RTS(新广)的时代,可能属于建国一代的爸爸,经历过动荡,赋予孩子的希望是比较高,而参加“儿童演员训练班”给了我“壮胆”效果,当时学校的诗歌朗诵,我都被选为代表上台表演。

UW:身为女儿,你在少女时代有过叛逆期,曾经和母亲因为小事争执,气不过而离家出走数小时,现在你已经为人母,你的三个孩子也正处于青少年阶段,你担心他们也会叛逆吗?

是呀!我那个时候好叛逆呀!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幼稚。 我还挺幸运的,孩子们到现在还没有展现叛逆。我和先生在大儿子四岁、双胞胎女儿两岁时,花了时间去思考怎样是正确教导,为了灌输正确价值观,做父母的必须身体力行,我们去上了课,我先生的姐姐推荐了一个课程给我们,我发现真的很有用,我们学了很多。

UW:你在孩子们眼中是怎样的母亲?应该不是严母吧!对管教孩子有自己的一套吗?会注重孩子们的课业吗?会对孩子的成绩有要求吗?

我的三个孩子从小就学习独立,我从政时,儿子八岁,双胞胎女儿六岁,我跟孩子们说,以后你们的成绩,将不会是爸爸妈妈的努力,是你们自己努力得来的。(你会称赞孩子吗?)我的孩子很多时候都会体现出“人之初,性本善”,他们也希望得到赞赏,如吃饭会收拾自己碗筷、玩完玩具会收拾好,我和先生都会时不时给称赞,但这些称赞必须是真诚的,我们会比较注重努力方面的奖励,而不是成果的奖励。
(怎么说呢?)好像孩子考试成绩,以85分来说,这个分数是不是努力得来的,如果是就会给赞赏。(孩子们有不及格过吗?)当然也有!(会拿藤条来打吗?)怎么可能!我们自己也有过不及格嘛!

UW:你的三个孩子跟你亲密吗?你的双胞胎女儿会粘你吗?

我因为工作关系,比较少时间在家里,我的三个孩子和爸爸关系比较亲密。我记得儿子10岁时,有一天晚上我很晚回家,换了衣服又要出门,儿子刚好醒着,看到我要出门,就问我是不是工作太多,我回答是,他要我让总理不要给我那么多工作,哈哈哈! 我两个女儿跟爸爸感情特别好,不只会跟爸爸撒娇,他们三人还会“约会”呢!
(你不吃醋吗?)不会,我会从正面去思考,如果不是我工作上这种特别要求,可能我先生和孩子们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而我在家里扮演的是“果断”决策的角色,常常在孩子们需要处理事情时给一个建议。

这辈子绝对是欠老公的

UW:对老公来说,你的妻子身份应该是“忙忙忙”,你们有属于两人的时间和空间吗?还会“约会”吗?听说老公在家事方面给了你很多的帮忙,你会内疚吗?会做出怎样的补偿?

我的先生是公务员,我这辈子绝对是欠他的,我尽量不要在下辈子才还他! 我们的日程一定很难让两个人可以定时吃饭,但我们会做到互相察觉彼此的心境,每个人情绪都有高低的时候,如果我感觉到他情绪不好时,我会调整时间,多抽时间陪他,他对我的要求也很简单,陪他吃一顿早餐他都会觉得很满足。 现在孩子大了,我们两人都会抽出两三天时间出去走走,我觉得凡事都不要用“等”字,等到我们退休啦!等到我们…,现在我们主张活跃乐龄,可能永远不退休,我们就不要“等”,尤其是女性,孩子是不能等的,生育能力也不能等,想要孩子就赶快。

UW:谈谈你和老公的恋爱史,我看过一个访谈,你念大学前就拍拖了,你们是彼此的初恋吗?

我18岁就认识我先生,26岁结婚,我们体验了一场“爱情长跑”,我们在一起已经快30年了,我们算是彼此都很serious的第一位,我们在各方面都很契合,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契合度,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和如何组织美满家庭,进行了大量沟通。 我们两人都喜欢讨论社会问题,可能是职业病吧!年轻时我们到各国背包旅游,可以看到很多跟随旅游团看不到的层面,我们的蜜月是在印度过,在英国念硕士时也到过以色列等国家。

UW:你从政,老公给了你怎样的支持?孩子们会抱怨你没有时间陪伴他们吗?你的孩子会跟朋友分享妈妈是政治人物吗?

2006年从政前,我确实很抗拒,因为我的三个孩子还小,大儿子八岁,双胞胎女儿六岁,我先生事业接近腾飞阶段,我自己的工作也有很大的满足,我花了很长时间考虑。最终我是这样认为,国家的一切都得来不易,像我们这种普通家庭背景,在国家栽培下都有机会有很好发展,这些都不是理所当然,因此我决定为国家为人民服务。 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大支持,我很感谢他们。 我的孩子们不会刻意告诉同学我是他们的妈妈,但同学们知道也OK,反而孩子们会常常给我反馈,把同学们的一些看法讲给我听,(是不是交通方面?)哈哈!是,给了我们很多宝贵意见。

和祖母的感情特别好

UW:你有自己的爱好吗?我读到一个报道,你会指画,对吗?你对艺术有浓厚兴趣,最喜欢哪类的艺术活动?

指画,那是为了筹款。 是,我很喜欢艺术,欣赏画作、建筑物、艺术品,是让我最开心的。 我在英国念书时,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也去过不少博物馆,当时感觉是世界真美好。 现在我偏爱现代抽象画,我的孩子们都知道,一起出国旅游,行程有一天是要到博物馆,我肯定会花上大半天的时间细细欣赏博物馆的藏品。 今天来这里(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大家都点头赞同。

UW:2006年,你被介绍成为新候选人时,外界许多人给了你“新进党花”称号,大家都称赞你长得很漂亮,听说你中学时期一度是70公斤的“胖妹”,你是如何减重的?对饮食很克制吗?你爱吃吗?

“党花”不是我啦,是梁莉莉啦,哈哈哈! 是,我小时候,祖母特别疼爱我,给我吃很多好吃的客家美食,家里的长辈开玩笑说我是“新加坡沈殿霞”(真有这么夸张吗?身形像沈殿霞吗?)没有啦!我特别找出沈殿霞照片,觉得自己没有胖到那个程度啦!是长辈们的笑话。 现在我瘦了,是被压力压扁的啦!哈哈哈! 没有很刻意减重,只是会坚持运动,注意饮食,现在新陈代谢减低了,更要挑食物。我因为太忙碌,不能每天运动,但一个星期至少会有三天,都在晚上很晚,或是早上很早,在家里靠机器来做运动。

UW:你的祖母是刻苦耐劳传统客家女性,你和祖母的感情肯定特别好,她是怎样的祖母,给了你怎样的影响?

我祖母肯定刻苦耐劳。我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内孙里的长孙,祖母特别疼爱我,所有好的东西都给我,我两个弟弟常常会抗议:“婆婆偏心!” 我父母因为工作关系,我跟祖母很好,她是很慈祥和蔼的祖母,给了我很大空间,她让我敬佩的有两点,一,她是一个很懂得掌握自己命运的人,二是她很积极有冒险精神。 (杨莉明爆料祖母曾经逃婚)我祖母少女时代,我曾祖父带她回乡下要把她许配给一个人,她跑去躲,因为她不想那么快嫁人,她要跟着她父亲来南洋,后来真的到南洋来了。 我很欣赏祖母学习精神,她不识字,嫁给当中医的祖父,要祖父每天教导她认识华文字,我小时候祖母是一口饭一个字教导我,也常常坐三轮车出外时,要我认识招牌上的字。

UW:你会烹煮客家菜吗?有从祖母那里学习到烹饪秘诀吗?会煮给家人吃吗?

我祖父母都是都是客家人,我祖母很会煮客家菜,我当然也学会好几道客家菜,算盘子、客家酿豆腐、炒米粉、姜酒鸡等。 很幸运,我有一个跟了我17年的女佣,这几道菜都难不倒她。(这个女佣就是之前有报道过患癌的女佣吗?你不但承担她患癌医药费,还另聘女佣照顾她!)是,她目前已经康复了,过了癌症危险期,是我家里很重要的帮手。

UW:你在一个访谈上用了不少“节省”和“一切从简”,你是节省的人吗?

会买名牌来犒赏辛苦工作的自己吗?至今你花费最大的是什么? 我的本性是很节俭,我不追求名牌,但也不抗拒,我讲究实用。 最大的花费,我从来没有去衡量,我好像没有什么太大花费(然后让我们看她双手手指头,没有任何穿戴)。

UW:你说过8年的议员生涯,让你和居民有了很深厚感情,和居民们的相处,你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画面?你最常和基层及居民们分享哪方面的乐趣?

我最喜欢看到居民们家庭幸福美满,我觉得政府可以做的,不能和家庭温暖比较,政府可以给你提供各方面的支持,如教育、医疗、就业、设施等,就算这些都有了,如果没有家庭温暖和幸福,生活的意义何在呢?我们会真正的快乐吗? 一些居民们来求助时,最大的快乐是要有人来关心他们。

[stextbox id=”profile”]

交通部兼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参与录制的《部长咖啡谈》节目将于8月18日(星期二)上午8时30分通过早报网(zaobao.sg)、晚报网(wanbao.sg)、omy.sg及星和视界都会台(111/825频道)同步播出,电台UFM100.3也将播出精选录音片段。

部长咖啡谈》系列节目是由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制作,将先后邀请8名部长上节目,谈论公众关心的民生课题。

主持人是电台UFM100.3著名DJ文鸿,来宾除了每期一名部长,还包括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业务总编辑蔡深江、Montfort Care执行长黄明德及《联合早报》专线记者。

部长咖啡谈》将于8月的每周二、周五早上8时30分,通过早报网(zaobao.sg)、晚报网 (wanbao.sg)及omy.sg同步播出视频。电台UFM100.3也将播出录音片段。[/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