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梁兄哥”凌波2016开年飞新马登台之后,悄悄到台北过农历新年,他们未惊动媒体,元宵节前,我很开心和他们共聚晚餐。

台北这个冬天特别湿冷,凌波姐赶上流行性感冒,她说:“胡锦介绍我去耳鼻喉科就诊,感冒10天了,今天一早本来要去打球,但天气不好还是打不成,我们明天转到香港小住一个月,4月回加拿大。”

问起加拿大谁看家?凌波姐报喜讯:“毕国智的老婆就要生了,40岁生头一胎,我们有点紧张呢。”金汉哥的大嗓门一如往昔:“毕国智现在为凌波拍纪录片,虽然凌波总是说不要拍,但儿子很有心,懂得妈妈的艺术,去年凌波在香港和汪明荃的表演,儿子都跟去拍,我们还重回拍《梁祝》的邵氏片厂,当年拍片搭景,每天早上运来新鲜的草,现在已是荒烟蔓草。”

金汉哥、凌波姐当年在邵氏拍片结缘,1966年巨星结婚轰动一时,今年喜迎50年金婚,真是娱乐圈典范,但凌波姐一向低调,我忍不住先问金汉哥金婚观感,他毫不考虑就说:“凌波是我们一家人幸福的来源!”

这金句胜过千言万语,餐后在台北的巷弄光影里,看着波姐挽着金汉哥臂弯散步离去的身影,我也感受到绵延而来的幸福。

(本专栏到此结束)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流行音乐专业乐评人,目前在台湾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