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期间,“歌台一哥”王雷(59岁)化身“卖鱼哥”帮渔夫朋友推销渔获而在网上直播,结果意外闯出名堂,迎来另一事业高峰,这场疫情“害”了他,却也帮了他!
其实王雷的一生犹如一部电影,故事峰回路转。他曾经因为赌,几乎毁掉一生,浪子回头的他,从2016年开始将歌台全数收入交给老婆,如今房子和公司也都注册在老婆、儿子名下,以弥补过去对他们的亏欠。这几年,他把这股“要拼才会赢”的干劲用在正途上,生活再忙,也无怨无悔,因为他终于体会到“赢”回家庭的难能可贵。

从零学起加入网卖

COVID-19疫情影响世界各地各行各业,靠歌台为生的王雷在2月和3月是零收入,庆幸4月中有SGUnited“歌台直播秀”(丽星娱乐制作/J Team Production),并开始挑战直播卖鱼。疫情“害”了他,却也为他带来商机。

“卖鱼哥”王雷在面簿专页直播吆喝卖鱼,最高纪录吸引超过6万2000名网友“围观”,卖鱼视频更被网友放上微博,结果成了热门合集影片,微博浏览至今超过8000万人次。网民纷纷留言询问各种怪问题,比如“这条鱼是公的还是母的,这只虾有几只脚,可以买这条鱼来放生吗,鱼的腰围多少?”等,他气得当场爆粗口,网民笑翻天,“卖鱼哥”因此爆红!目前他固定每逢周三和周六8.30pm做直播。

今年是网卖的世界,相信明年也是,随着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生活新常态,王雷看中商机,5月24日成立了“WangLei Seafood”,除了有自己的主播团队,也有17、18个Grab司机“待命”帮忙送货。

从最初帮朋友卖鱼,到自己拿货、卖货,除了海产,王雷也从马来西亚进口巧克力、千层糕、咖啡、酱料等食品。他盘算不只是做网卖,未来也想供应给餐馆、商店。

“我是一切从零学起,什么都不会!但是我对品质把关很严,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嘴巴,才可以拿出去卖。”他坦言自己要赚钱,但是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深信“人在做 天在看”。

眼见儿子、女婿深受疫情影响,被迫减薪,王雷拉他们加入公司,大家一起打拼。此外,他也投入5万马币(约1万6000新元),打铁趁热与马来西亚友人在新山、槟城开了2间公司,计划也做门市生意,吉隆坡还在看地点,希望能够做到全马一路免运费。

登上中国热搜

有趣的是,自从“卖鱼哥”走红后,还有热心网友为他设计漫画,pattern多多的王雷顺势推出“卖鱼哥”周边商品,如:杯子、枕头、手表。他认真道:“要登上中国微博热搜18名,真的不容易,新加坡、马来西亚也有更多的人认识我,这些钱为什么不赚?我会把卖枕头的收入捐出去。我也计划每个月大概捐出1万,当然这不是我的钱,是集合大家的力量,有的捐钱有的捐物资,用来帮助低收入家庭。”

直播爆方言粗口,王雷不介意人家说他“没文化”,他坦言自己受教育不高(只有小学学历),也不是“atas”(上等)的人,只能说“路线不同”。

记者好奇问说这个长达一小时的访问过程,怎么都没听到半句粗口?王雷哈哈笑说:“我在忍啊,你是女生,要尊重一点,如果你是男的,看我会不会开口闭口‘林北’,哈哈!说到完,我就是嘴贱啦!在孙子面前我会忍住,‘卖鱼哥’很搞笑、很红,可是我交代他们不能让孙子看我的直播。”

Text:李宛纹
Photographer:Bob Lee@The Fat Farmer
Videography:Jane Fong@The Fat Farmer
Creative Director:Tony Law
Location:The Seafood Company Pte Ltd

本地粮食生产
由于我国有超过90%的粮食是进口的,所以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例如全球粮食市场的动荡。因此,新加坡食品局(Singapore Food Agency,SFA)一直在投资本地粮食生产,以减轻我们对进口的依赖,并在供应受干扰时起到缓冲作用。
食品局的目标是实现“30·30愿景”,即到2030年满足国人30%的营养需求(目前的比率还不到10%),也希望国民能支持本地农产品,譬如说到超市购买食物时,考虑选择保鲜期较长的本地农产品。当局也鼓励国民上SFA,参与公民工作小组(Citizens’ Workgroup),探讨如何增加对本地农产品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