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参加香港小姐夺得亚军的蔡思贝,未卸任即被安排加入戏剧组,被无线力捧,奈何不是科班出身的她,演技生硬,被观众狠批,2015年又被发现疑似报假学历,加上绯闻多,形象受损,令她情绪顿时跌入谷底。她坦言入行时性格过于叛逆,令她遍体鳞伤!

“当然,感恩公司给我很多机会,但我不是演艺方面出身,起初无论如何尽力演,能力真的有限,只是一直对表演很有热诚。那时,最重要是少不更事,十分叛逆,我自小在外国成长,会比较追求自由,而且外国教育都是教你跳出框框来思考,但回来香港工作后,突然要我循规蹈矩,我只想做自己,认为明星都是人,要拍拖要吃饭,为何要避忌?觉得自己是唯一可以不需要遵守娱乐圈规矩的人,于是一次又一次犯错!原来不是你想就可以,是没有可能,只是当时的想法不成熟,不懂得玩娱乐圈规则。”

蔡思贝说当时不认输,但经过多次碰钉后,终于明白,“第1、2次碰了钉,仍会深深不忿,第3次继续不信邪,第4次呢?就开始感到痛,原来痛才会令人醒觉,现在狮子终于被顺服了!”蔡思贝自言性格固执,当清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时,就会奋不顾身实行,“无论爱情、事业及做人都很执着,即使明知会搞到遍体鳞伤,都会朝着目标而行,所以入了娱乐圈,都没有一刻想放弃,当然会有沮丧的时候,但埋怨完、喊完,第2天起身,当作无事又上班。”

入行后因工作时间日夜颠倒,父母未能体谅圈中工作模式,一度令双方关系变差,“其实家人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因为他们不是很传统的家长,对子女最重要读书可以升班、毕业,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已经不是醉心于书本上的知识,反而喜欢参加校内的课外活动,几乎所有都会参加,所以我选择多姿多采的娱乐圈,父母都不会觉得惊讶;但入行初期,家人对这一行业始终不太明白,特别是工作上的运作,当时会有很多矛盾位,甚至出现争执期。以前他们未必会知道我拍剧时有多辛苦,觉得既然我不用开工,难得一日假期,不如出街见人,会逼我与亲戚吃饭,但我反而觉得难得有假期,情愿留在家休息,真的不想见人。”

经过7年时间,现在大家的关系及相处得很舒服,因为他们慢慢理解,每件事都会先考虑她的感受,明白她工作很忙,有时候真的需要留在家自闭充电。

7年来虽然备受力捧,但工作、绯闻及与家人的关系,令她一度跌落人生的谷底,更曾经自闭在家痛哭,负能量累积,不知不觉患上躁郁症,“我属于比较敏感及情绪化的人,会将情绪放得很大,又会吸身边朋友的负能量;几年前,独自面对所有负面事情的时候,情绪就出现问题,经常会失眠、发而噩梦,当时以为自己因为每日要面对负面新闻攻击,哭也是很正常。”

她说很多谢张卫健,因为拍摄《大帅哥》时,他是第一个叫蔡思贝要留意一下自己情绪的人,此外,她身边也拥有一班好友如陈滢和赖慰玲等可以倾诉,再透过运动慢慢调节情绪。

“我不喜欢靠药物,向来比较喜欢自然,即使平时生病,都很抗拒吃西药,宁愿煲热汤及冲调蜜糖水,追求天然的方法。我觉得真的要靠自己去调节心情,当然最重要是身边有一班交心的圈中好朋友,可以倾诉情绪问题及互相分享经历,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仍未算走出这个框框,如果有事发生,以我情感丰富的人,同样会将情绪放到很大,所以现在有时候仍然会跌入黑暗时光。我知道躁郁症没有真正所谓的痊癒,但自己就尽量学懂与病共处,不过朋友的支持及与家人的相处,令我拥有很大的力量。”

她说拍每一部剧都有血有汗,《机场特警》中有一幕犯人手持枪械指着蔡思贝的头,虽然是气枪,却不幸遇上“走火”,气体直射她的右耳,剧痛到爆哭,耳仔嗡嗡声听不清楚,不过哭完又再继续拍,“拍剧发生意外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是耳朵出事,之前拍《大帅哥》有场戏要逃出连环爆炸的场面,工作人员将反应弹贴在树上,但排位时忘记了,就叫我站在树旁,怎知一roll机就在我耳边爆了,痛到直入耳膜,我当场痛到哭,当时很怕穿耳膜,幸好最后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