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密丝菜的提醒,我差点就忘了扒《假假的屎尿》之际,怎能漏掉其次任老公?不说你不知,刚入行时,曾在其演唱会上伴舞,喜欢和他合作的理由是他十分专业,总彩排所花的时间极短,几乎每首歌只唱一两遍就搞定,同时他还懂得指导乐队,因此很受咱们从旁跳舞的人欢迎。不像其他歌手,没啥天份,还求完美,一首歌都要练上3、4次,害得我们这些当伴舞的跳到手疲脚软。

难怪都说在娱乐行业中,跳舞是“正歹叹”的。所以我总是希望改行,于是当时很想找个机会,私下问大名鼎鼎的“刘老师”能否收本宫为徒。谚语曰:良禽择木而栖。原意是指优良品种的禽鸟,就该选坚固的树木作为栖息的地方。比喻才华横溢的人,就该选能发挥才华的空间,和善诱自己的导师。

不过,有位认识“刘疯子”多年的前辈告诉我,他比较喜欢欧陆田园风格的女生,长发披肩,清纯可人。不幸我却长得九头身,标准的超级名模身段,加上气质高傲冷艳,是属于性感尤物,肯定不是他的那杯茶。是的,光听他作品的名字,就让人觉得他品质高洁。问题是,当他初次见到我时,就只眼频眨,嘟唇空吻,于是我趁机问:“老师为何要复出?”他眯着眼答:“你陪我吃宵夜,我就向你告白一切。”“刘疯子”的用意,我当然完全理解,哪有猫儿不吃腥的?

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和闺蜜在阳明山漫步,就遇到生前的名嘴李敖。试想,连向来对女性要求极高的他,都会停下脚步望着我。难怪有很多人赞我卡卡女王,长得比其前妻因因还要漂亮,几乎每个男人见到我,都被我的美貌和身材着迷,相信“刘疯子”也不例外。只是,只是不知为啥,我一直无法走红。若有人要我卖己求荣,除非,对方是亿万富豪,长相又似名女作家亦舒的小说人物“家明”,有本事包养我,有能力照顾我,否则一切免谈。

唉,对不起啦,看官。本宫的老毛病又重犯了,标题明明是填别人名字,内容却是在吹捧自己。其实你们也不能完全怪我,因为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在此栏赞美自己了,相信粉丝们都快把我遗忘。即然祖师爷不让我当荧幕明星,那我只好捧自己当纸上明星,无鱼虾也好。其实,我也不是没花时间和精神,去扒与“刘疯子”有关的“屎尿”,但,还是那句:篇幅有限,下期再见。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