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真3月22日22时病逝北荣,追思灵堂设在龙岩会馆,辛龙从25日灵堂开放首日便日日前往,神色凝重的他以行动无声传递自己对刘真的爱。29日为开放最后一天,辛龙早上9点多就到灵堂,晚间7点才离去,他憔悴走出灵堂,对媒体深深鞠躬,数度表示:“辛苦你们了。”

辛龙在媒体簇拥下,一度掩面,神色相当悲痛,随即搭车离开灵堂。刘真追思灵堂自25日开放至29日,悼念人数逾千人,辛龙经纪公司老板吴宗宪表示:“来了非常多人,不计其数,很多是刘真老师的学生,当然也有辛龙的粉丝,他们夫妻都是艺能界的人,自然有更多人是来送她最后一程的。”

而吴宗宪也确认刘真遗体已在今早(30日)火化进塔,家属安排她于二殡”羽化成仙”,但火化现场只见到刘真亲弟弟独自流泪送别,刘真的夫婿辛龙及刘真的父母,也许是过于哀痛,无法承受白发人送别黑发人的伤痛,没有到场送别刘真。据第二殡仪馆网站的火化炉时段名单,刘真大体是安排在今天“羽化成仙”。而今天一大早约8点,刘真在刘真弟弟,与一位亲友的护送下,棺木运抵台北第二殡仪馆,刘真棺木颜色,选用了她生前最喜欢的白色;而在送别行列中,未见到辛龙与刘真的父母同行。

和一般丧家十分不同,刘真家属没有在火化场放上牌位及遗照,
连公告的资讯表都只有短暂出现2分钟,刘真弟弟刘恆约9点40分带着姐姐骨灰罈离去。

现场媒体直击,刘真弟弟眼眶泛红,全程陪伴姐姐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父母没有到场送别,有可能是碍于传统习俗“白发人不送黑发人”,加上过于哀痛,因此选择迴避。至于辛龙现场缺席,推测他可能无法承受爱妻“羽化成仙”的事实,加上还得照顾才4岁的女儿霓霓,所以没到场送刘真,由同辈份的弟弟,伴最亲爱的姐姐正式离开。

刘真原定4月22日办追思会,也决定取消停办,宪哥证实追思会确定取消,“辛龙的意思,由于疫情严重,就不办追思会了。”

29日是追思灵堂最后一天开放外界吊唁,张菲过去与刘真、辛龙在《综艺大哥大》数度合作,对于刘真逝去,张菲感叹:“刘真突然辞世,是我们华人艺能界重大损失,她美丽的倩影会永远在我们心中。”鼓励辛龙坚强,早日走出丧妻之痛。

而刘真生前最后一场录影是《女人我最大》,主持人蓝心湄也在29日系着粉红色围巾,带着节目制作人及常跟刘真一起录影的林叶亭、王思佳、吴玟萱、海裕芬等,组成另类“粉红兵团”致哀。蓝心湄表示,她在祝福卡片上写的内容就是自己的经典曲《爱我到今生》歌词,她现场哼唱到最后一句,泣不成声,最后失控暴哭,令闻者鼻酸。

蓝心湄说,“大家讲好要穿刘真老师最喜欢的白色和优雅的淡粉红色,因为这是她在节目中常穿的颜色,也是她最爱的颜色”。她29日在灵堂前跟辛龙聊一些之前刘真录影时有趣的事,也聊很多心情,辛龙看起来好很多,只是讲着讲着眼泪又会不时掉下来。

蓝心湄说,印象中的刘真永远都是优雅的,“有次节目主题是‘我想杀了我老公’,但她都不会生气,我问她‘妳可不可以讲一下真的受不了辛龙的事?’,但她只会回‘哎呦’、‘讨厌’这样的话”。蓝心湄说完,眼眶又红了,哽咽说:“其实我们都没有觉得她离开,她都会一直在我们身边”。

在很多人想像中,刘真与辛龙的婚姻日常可能总黏在一起,但刘真在过去出版的着作《1+1>2刘真的幸福追爱记》就写下,“婚礼是一天的绚烂,重点还是日常,我非常喜欢我们平时的相处关系,我们的生活很妙,大部分是他在房间,我在客厅。”辛龙也许听音乐、弹吉他或看演唱会找灵感,刘真则是想着舞蹈,有时看相关DVD或编舞,她甜曝,“我们没有常常腻在一起,可是知道对方也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彼此都觉得很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