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届《才华横溢出新秀2007》出道,当时,他什么“名分”也没有,隔年大学毕业入行,没有一飞冲天。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走,陈泂江很享受这“慢走”累积的成果。不怕不红,只怕演腻。对他而言,“热忱”是存在心里的一把火,未来,只能更好。

出道的美好
《才华2019》冠军张哲通一出道受万千宠爱,荧幕首炮(电视剧/综艺节目)分别前往冲绳岛、柏斯取景。巧的是,5位到冲绳为《回路网》出外景的艺人,出道方式各异:陈泂江和张哲通是《才华》出身,包勋评参加猛男选秀,黄暄婷是星二代,Regine林(言永)谊则是童星。
如果让陈泂江选择自己的出道过程,他的选择会是……?
“嗯,这是个有趣的阵容。我还是会参加《才华》,一样没拿到冠军。星二代有包袱,有一定的压力,但同时有好处,从小可能已经接触媒体、去过片场,认识这个行业和工作人员,拍戏时会比较轻松,有熟悉感。(压力大或助力大一点?)我觉得是助力,对于表演有什么不了解,可以回家问,有现成的‘字典’。”
至于童星,他觉得最困难的是要熬过尴尬期,“长大后,人家看到他/她会说‘以前他/她很会演戏,拿过青苹果奖’,会有一定的期待、既定印象,等你念完书回来,虽然是‘新人’,但在其他人眼里,你并不是,这也是一种压力。”
猛男选美,陈泂江想到的“好处”是:人家对你的表演没有太大要求,“如果现在有个角色要脱,剧组第一时间会想到你,一开始可能会被定型。要从那个位子走出来,需要一段时间,就像一个名人说过‘脱下的衣服,很难再穿回来’,哈哈。”
而选秀的好处,大伙经过一段时间磨练、一起出道,可以互相扶持,“冠军第一个角色肯定吃重,人家会觉得‘冠军一定很厉害’,但其实刚开始演戏要顾虑、学习的东西很多,灯位、台词、要去认识同事……抗压能力不够好的话,会很辛苦。我的情况是连前3甲也没拿到,spotlight没有放在我身上,我犯错的空间就大一点,人家说我演戏不好,我可以说‘我又不是冠军’,那就ok了嘛,哈哈!这样一小步一小步走,我很享受得来的成果。”

“我想把戏演得更好,所以会花更多时间在剧本。有些角色不需要脱或太健壮,
那我在拍摄期会减少健身。”

上位的美好
2011年演出《星洲之夜》三轮车夫“罗小小”,让他在隔年《红星大奖》获得“年度飞跃奖”。等了7年,《卫国先锋》里的“陆俊光”,为他赢得视帝荣耀。
33岁的陈泂江,究竟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他一脸坚定:“我希望人家会相信我是实力派。”他回忆自己在刚出道的前2年,曾经被说是“花瓶”,“后来慢慢有观众喜欢我演的戏、我的角色,听到这些赞美是很开心的。”
无疑,视帝奖座,为他带来很大的肯定和鼓舞。
“对,到现在快一年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朋友一直笑我,说我演戏真的好烂,演来演去都是死人、弟弟,不久就被杀,反正我的角色到中间就会消失,不会走到最后。去年知道我入围,真的很开心,因为可以跟公司所有阿哥坐在前排,5个入围者同框,那是我童年的梦想。”

Text 李秀文   Photos Eric Ch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