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疼她的男友卢信江(西米露)还没出现,戴佩妮整个人给我的感觉,某种程度上是很孤僻的。

她说:“公司和录音室就在我住的地方楼上楼下,我的生活常受干扰,不管公司或录音室有人一通电话叫我帮忙,我就很自然的全神投入,把自己的事放在一边。”
戴佩妮的大事就是创作,而创作是需要孤独的,很怕这种柴米油盐家常式的打扰,但不做救火队去帮忙,又说不过去,所以戴佩妮心理上就这么蜡烛两头烧着。

戴佩妮说她以往就是从回忆里抽丝剥茧找灵感写歌的人,或许是金牛座的务实的个性,她无法凭空去幻想题材,总是点点滴滴从生活里去思索爬梳,我想起她早期金曲“街角的祝福”,就是她自己的亲身体会,但自从她在演唱会里一刀剪去长发,戴佩妮说她就决定“活在当下”要紧。

心念一转,凡事也就豁然开朗,西米露也出现了,公司合约到了,就先回老家无妨,没想到三年之后,夺得梦寐以求的金曲奖歌后,一如得奖专辑的名字《纯属意外》。问戴佩妮何时结婚,喜上加喜呀?她大笑,如果结婚就只为一个理由,那就是收回这些年付出去的礼金。

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 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