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褵21年,董至成和妻子罗若云婚姻近来走到尽头,她突然提出离婚要求,董至成错愕,最后接受,想好聚好散祝福对方,但她找了律师全权处理离婚事宜,而他只有一个人面对,几次跟对方律师对口的过程中发现权益不对等,这2天逼得他也找了律师,双方从家人,到彼此用硬梆梆的法条武装起来,让接下来的谈判过程可能刀刀见骨。

20多年前,罗若云的舅舅是黑美人酒家的老板,跟胡瓜熟识,某日,小董和胡瓜在黑美人酒家聚会,胡瓜介绍罗若云给他认识,当时罗若云刚从美国回来,在补习班教英文,她根本不知道小董是艺人,见面第一句话问:请问你是做什麽的?他直白答:做电视的。罗若云说:“我家电视坏了,你可不可以帮我修理。”这番鸡同鸭讲的对话,董至成觉得很有意思,展开追求。

罗若云有帮夫运,2人结婚3年,董至成的事业也爬到颠峰,主持《世界大不同》为他拿下第一座金钟奖,当时罗若云非常关心他的事业,还会约相熟的记者吃饭聊天,她的个性开朗善体人意,跟媒体也保持不错的关系。但那年他拿下金钟后,金钟魔咒发威,事业开始走下坡,他还因此得忧郁症,后来的罗若云回归家庭,不再插足他的工作,甚少出来抛头露面。

2年前,董至成放下台湾一切,赴中国找机会,罗若云则顺势走出家门,到律师事务所担任董事长特助,其实之前早有问题,只是距离更加推开彼此,最后会走到离婚这步,而且无法挽回,肯定有一个致命的原因,是他赚的钱不够家用?还是其中一方有了别人?

董至成叹,18年来虽然他在台湾只有一个节目,跟胡瓜、阿翔及谢忻搭档的《综艺大集合》,每集8万台币酬劳,算一算每月有32万台币进帐,在演艺圈里,算是小康之家。但其实,大家没看到的是,他同时在中国有好几个节目,那些年,每月飞2趟到江苏、浙江和山东台录节目赚人民币,“不说我在中国收入,我个人出道30多年,赚过餐厅秀、工地秀全盛时期的钱,随便一场都2、30万入帐,就算后面工作不多,钱,从来就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

他信奉“人别走到下雨天才买伞”的道理,早些年就把钱都存好,“她后来会出去上班,不是要她赚钱贴补家用,而是因为儿子念国中了,每天早上6点半就出门,晚上9点半才到家,她一整天都没事闷得慌,当然她试过天天去跟同学、家长喝下午茶,但久了发现都在聊八卦说是非,太没建设性,为了不想跟社会脱节,跟我商量想出去工作,于情于理,我都支持,而她留学过,英文强,帮忙打报告、翻译都如鱼得水,深获老板赏识。”
罗若云后来当了律师事务所的董事长特助。

他回忆,这21年来,她没工作在家期间,他带她走遍世界各地旅行,“从来没让她坐过经济舱,吃好住好,一次也没委屈过她,想想那些年,我们有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怎料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尤其我到中国工作后,因为力拼事业,没办法时时刻刻跟她联络,难得见了面就为了小事口角,最后她提出离婚要求。” 他不赌不色,只爱偶尔贪杯,回想这段婚姻以来,花最多的,是让老婆去做人工受孕,“每一次35万,总共做了5次,加上前前后后的费用,快300万才换得儿子,小孩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他曾想过挽回,但她心意已决,消息传出后这期间,她完全断绝跟媒体联络管道,外人根本不知道她想离婚的真正原因,有媒体写,她后来跟儿子游泳教练小恩交往,小恩是个女同志,董至成大为震惊,因为跟对方熟识,曾试图打给她问清楚状况,但曾经跟董家交好的女教练却不接他电话,让他更加起疑,“小恩是儿子的游泳教练,也是他的干妈,我长年在中国工作,离婚以后儿子还是交给罗若云带,罗若云和小恩若在一起,儿子也站干妈这边,这下,我成了局外人了。”

曾经爱过,最终也得放下,他同意她提出的离婚决定,并单纯以为,2人相约把话说清楚签完字就好,只是她先找了律师,都由律师来跟他谈,部分条件愈听愈不对,终于,他也找了律师。董至成说:“现在我们双方都交给律师去对接,最后才会碰面,现在一切走法律途径,我想,经过这段时间的釐清,谁是谁非,谁扛不了这个家共患难的情操,也许最后会有个答案。”但爱没了,就真的没了,有一方不说清楚,也许,根本不会有所谓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