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拜我为师的囡囡和囝囝来探班,“网络视频已久没报导《假假的屎尿》,你还在写她?女王。”囡囡问。“是咯,故事越拖越长,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闷,更何况是你们。”我答。“那就写下其他人嘛,当成喘口气。” ,“唉,此时的娱乐界十分‘怪也Quite ’,你不觉得咩?尤其是本地的,有时我都不知道要写啥好。”

“女王,之前你一直在曝‘阿辣’和‘四不像’,‘胡须功’的结婚是假的,但法律上是不存在假结婚的。”囝囝曰。“这个我懂,其实,我的目的只是要抹黑他们罢了,由于看不惯那些老是把吃瓜群众当白痴的同行,所以我才曝这几个人为了达到某个目的,原本没想过要成为夫妻的,却去办理了结婚证。”我回应。“那,本地娱乐圈可有这种故事发生?”,“有,为啥没有?”

有则谣言是这样传的,上世纪我的舞蹈启蒙老师C,常带其舞团去电视台做节目,就结识到一名自T埠嫁来本地的女艺人“猪肠粉”。之后她打听到他还是一名单身贵族,于是有次偷偷问他目前有否打算结婚,她可以當媒人为他拉线。不过呢……是要和T埠的一名女艺人–假结婚。代价嘛是若干,先付一半,婚后再付一半。C为了婉拒,故意要求若干若干,一次付清,对方立马拒绝。由于C认为假结婚,存在很多风险,要很谨慎对待。万一办完结婚手续,另一半的酬劳对方拒付,最终还以曝内幕来威胁,到时是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不久,本地的娱乐界就曝出某位来自T埠的女艺人,外号“大鲸鱼”,为了方便出国捞金,就找一位狮城男假结婚,由于酬劳付不清,结果闹上警局。整个故事的头尾,虽比不上“阿辣”和“四不像”、“胡须功”的曲折,但与我的舞蹈启蒙老师C之前所想象的一样,所以说天下哪有便宜的宵夜?过后,女方被驱出境,男方被罚款蹲牢。料不到一年半载后,“大鲸鱼”又在本地歌台出现,当时有吃瓜群众问说本地的法律森严, 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如今我有去网上查看,可惜一直无法找到这坨屎,想它的味道肯定是太臭了,连网络视频都不要刊登报导,看来我得使出“鸡婆”的本性,四处打听,才能继续八。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