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胜2018年长征南极点,他内心明了,这是一趟不知道回不回得了家的冒险旅程,为此他连遗书都准备好了,并把保险交给最信赖的业务员--妈妈打理,“她在保险业已经超过30年,交给她我很放心。”

宥胜妈妈说:“宥胜的寿险保额高达3000多万台币,意外险也有5000多万,每次出国,我也都会帮他投保旅平险。这样的规划,对于爱冒险的他来说,是需要的。宥胜守不住财,所以我都让他把钱存在保险里。”

宥胜妈妈了解儿子的个性,所以做相对保守的建议。宥胜也坦言,他大部分的储蓄都是靠保险留住的,“我也曾嫌弃储蓄险利率太低,拿300万元去投资股票,结果都输光了。”

宥胜表示,当初看朋友投资股票的绩效很不错,就也跟着掏钱请他操盘,“但操200万跟2亿是很不一样的,没想到对方的心理素质无法承受这么大笔资金,他开始隐瞒资讯,一直补洞到后来补不了,就爆掉了。” 宥胜只好摸摸鼻子认赔了结,但也学到教训,“现在如果有人找我投资,我真的不敢了,不懂的还是不要碰。”

目前光储蓄险宥胜手上就有7张,个人5张、2个小孩各1张,“我妈妈真的是以照顾一个人的人生来规划保险,她会考量到我未来20年的生活要怎么过,以长远的角度来安排保险。”

“寿险、产险、投资型保险的证照我都有,虽然我是财金系毕业,但受到家人影响,理财偏务实保守。” 然而宥胜冒险的个性却藏不住,消失在荧光幕的那几年,他其实跑去创业了。

“有着一股热血,却也很天真。” 2017年8月公司正式收摊,3位合夥股东总共烧掉了900万元。“当时员工都说他们可以不支薪,继续陪我打拼半年,但我还是残忍的婉拒他们了。” 宥胜坦言,他虽然可以创造出非常有凝聚力的团队,但以自己当时的能力,真的没有办法喂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