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我,当然不是要八“四不像”和“阿辣”的首任媳妇“战百支”,于婚前和男演员“观戏城”2人在床上覆雨翻云的自拍。原因是他们俩那组“见不得光”的照片,早已“不小心”流出,路人皆知。但说起这位被大众骂为Illkid的“观戏城”,可称是娱乐界的“花霸”之一,换女友如换衣服,桃色不断,情债累累。而那些和他上过床的女子,在我眼中,几乎个个都似老歌女白光所唱的:“假正经,假正经……”于人前,就骂他是啥渣男啦,淫虫啦,人后嘛,恐怕都是回味无穷–最好能像“高丽雅”的女艺人,遇到一大班变态淫魔轮流玩,爽到不认厝。不是吗?当“战百支”在飞机上,再次遇到“老相好”时,仍然兴奋不已,而忘了本身是一名结婚生子的小妇人,“艳照门”事件还没平息,又去和他制造“合照门”,结果令其老公“血停疯”气到七孔冒烟,要求立即签字离婚。

有位好色的前辈,之前看到我写“四不像”与“阿辣”的《收租记》,就跑来问我为啥不把那段情景,描绘的“春色荡漾”,我答不行,由于主编早已声明:此刊是属于家庭式的,不能写的太露骨。可是为了避免被吃瓜群众笑我闭门造车,我不得不去翻牆走壁,找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自己就是神通广大,名符其实的“女侠木兰花”。刚好家里有收藏一本80年代港星杂志,里头就有一组“四不像”和“阿辣”的同框照片,场景是一间豪华幽暗,浪漫无比的浴室。当下女的是裸着上身,坐在浴缸的泡泡里,男的却坐在浴缸的边缘,
2人均捧着血红色杯酒。虽说是拍夫妻生活照,相信这和他们未婚之前,身为包租公的“四不像”,月尾去向其房客“阿辣”收租的情景差不多罢。于是,我立即用手机拍下整组的照片,传给那位好色的前辈,希望能做到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证明我卡姑不是胡说八道,同时也满足了吃瓜群众的“合法偷窥”之心。不过我最大的目的是要抹黑那些比我红的同行。

所以,当我闻到“阿辣”为了媳妇跟“观戏城”的“合照门”,而愤怒不已“赏”她几巴掌之屎尿时,就觉得好笑。自古以来,婆媳之间的关系最难搞,此话一点也不假。由于“阿辣”于未红时,曾当过撩汉的“收割机”,故嫌起媳妇下贱,难道不觉得难为情吗?虽说“阿辣”和“四不像”的“艳照门”,与媳妇“战百支”和“观戏城”的相比,诚然是小巫见大巫。但以N年的道德标准,算是大胆开放。前阵子有位“高丽雅”的年轻女艺人,由于担心受怕自拍的艳照,会被其前男友上网报复,最终自杀身亡。因此,我要奉劝那群小鲜花们,有事没事去拍那些所谓的“艳照”时,就要做好有日会落在我卡姑手中的心理准备。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