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如果你不那么好,生命会不会对你宽容一点?

“好人早死”是常言也是真理,因为现实往往证明,自私一点,跋扈一点,霸道一点,嚣张一点,理直气壮一点,要求多一点,脸皮厚一点,声音大一点,欺负人一点,压榨人一点,为难人一点,据理力争一点,强词夺理一点……人,会长命一点。

因为有宣泄的出口管道。成功减压不二门法,就是把压力转移他人。没有心理负担,一切理所当然,也可以高枕无忧。

好人,替人着想,怕人麻烦,善于哑忍,不擅拒绝,经常付出,努力敬业,背负责难,默默承担。往往劳其筋骨损其心志,身心严重透支而不自觉。

“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排除什么宗教因果循环说,也撇掉天眼天理这块,我觉得其实多少有科学甚至医学根据的。

我们生在一个“对别人不好自己才有可能更好”的世代。要能活下去,要先爱自己。是人类生存的自然本能。

当然,好人坏人,往往不是一刀切,但想想,一个容不下好人的怪诞世界,我们又要以什么样的理由和姿态继续苟且存活?

中国竞技真人秀,谁是施虐者?

高以翔(原名曹志翔)在录制中国“竞技真人秀”综艺节目《追我吧》时疑似体力不支及过劳,引发突发心源性猝死,年仅35岁。

事件发生后,中港台新马甚至世界各大小媒体连翻追踪报道,震惊、心痛、惋惜等社会情绪随即蔓延,大多都对优秀努力又善良的高以翔的骤逝感到心痛,也对《追》节目组感到愤怒和追责。因为高以翔事件,大众开始质疑节目惨无人道虐嘉宾的赛制,也对不眠不休拍摄的工作强度进行批判。

中国竞技类综艺节目,深受《Running Man》等韩式户外竞技节目影响而成为中国娱乐节目最热门类别。其实,自2014年浙江卫视推出《奔跑吧兄弟》爆红以来,过去6年内中国各卫视和网络平台,就先后推出了24档竞技类综艺,以虐明星为吸睛和收视点,接连发生大小事故,却等到高以翔的悲剧,才让一切浮出水面,真正被大众所关注。

观众被竞技真人秀的“挑战”宠坏胃口,“极限”还有更“极限”,观众已经不再容易满足于仅仅有故事性、戏剧性和情绪感染力的scripted(预编)安排,在感官刺激疲劳轰炸下,节目收视率开始滑落,制作组背负收视的竞争压力,于是只好“调味价码”使出无极限虐星,以刺激观众窥看明星受虐的快感。

原本高高在上,收入天价的明星们,在荧幕前观众眼里,沦为斗兽场的主角互相搏命厮杀,变相满足芸芸观众看热闹和幸灾乐祸的“伪大爷”心理。

无奈的,这是一个供求的市场。

观众顶着亢奋充血的眼球在追着《追》并在荧屏边拍案边叫嚣的同时,何尝不是在为这个嗜血又残忍的行业补上一脚?

1.为他折纸鹤
海内外的粉丝可写下想对高以翔说的话,在15X15公分的纸上(不限颜色)折成纸鹤,在12月15日前寄到经纪公司的台北地址:台北市安和路一段137号4楼,让它们能在告别式时与高以翔一起高飞……


2. 为他最后一次投票
粉丝发起活动希望大家为高以翔投票,拿下中国微博电视剧大赏“百位优秀剧星”的奖项,登上“百位优秀剧星”男演员票选第一名(http://bit.ly/2rb448h),票选将在12月8日截止。

(Text:钟雁玲(特约记者)
Photos:腾讯+高以翔微博+杰星传播有限公司
Cover Photo: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