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若今时的我,能如老牌女星“假假”的往日那般幸运,首先我想做的事,就是向圈内的2位前辈看齐,一位是香港影视界的“第一把遮”(广东人叫“伞”为“遮”,“遮”又与“姐”同音)–汪明荃,另一位是美国音乐界的QOP玛丹娜。她们可以称是活到老,学到老,唱到老,舞到老,演到老,永不言休。即使不拉屎,也要把茅坑占。可惜,祖师爷至今都不让我Lady卡卡成为一枚幸运星,即使我长得天生丽质,技艺超群,也只能在圈内当一名令人厌恨的八卦精,太不公平了吧。

反而是老牌女星“假假”,其第一志愿是想当车掌小姐,那是指T埠古早的公车,前门是司机先生开车,后门是车掌小姐收票,她同时还拿着一個哨子,哔一声,车子就得停,哔一声,车子就得开。幸运的是,在她唸高二时,适逢T埠首次举办海选的素人演员,其闺蜜就偷偷的把她的照片寄去主办当局,最终成为3700名应征者中,唯一被入取的,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是呢,这位曾有“小淘气”之外号的“假假”,并不认为本身是啥幸运星,只称自己是糊里糊涂入行,又糊里糊涂退隐。

唉,不说你不知,其实,根据我个人收集的资料所显示,在那个年代的T埠,肯闯入现实残酷的娱乐界之女子,多数是由于家庭贫穷。而他们所谓的贫穷,真的是超过我这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之想象。记得幼时曾读过一篇有关“穷摇姥姥”之写作生涯的文章,文中描绘其婚后生活困窘,请不起保姆,平常只能站着,一边抱着孩子,一边俯身写稿。尤其在那寒冷的冬夜里,手指被冻僵还得写……我当下就在心里叽咕:“有没有夸张点呵?”

直到有次我到T埠参加耶诞慈善巡演时,和一位山地妹聊起已故的“帽子歌后”风飞飞时,我才晓得“穷摇姥姥”古早所描绘的,一点都不夸张。原来“帽子歌后”刚入行时,身无分文,只能行路上班,有时在街边买支鸡腿当3餐,都要和同行闺蜜合资才付得起,然后一人咬一口,怪可怜的?我听完了这个故事之后,才深深感受到自己虽然在影视圈一直红不起,但至少还能以挖名人屎来赚取铜板买花戴,也算是一枚幸运星。而曾被称为最典型的“穷摇女郎”之一的
“假假”,为何一直感受不到呢?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