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通过UFM100.3全球首播《谜之音》,听到时眼睛亮了一下。

曾沛慈演而优则唱,总记不起她歌唱比赛出身,而这类从演戏到歌唱的歌手又难免扛着一种歌路不宽的桎梏。前两张专辑都是情歌为主,又有不少是为戏剧作品服务。

商业也许成功了,但限制了曾沛慈的唱功。

换了东家,《谜之音》才让她有一种破茧而出的感觉。

徐佳莹的老搭档陈君豪的《谜之音》曲风迷幻电音,虽然曾沛慈演绎起来有点徐佳莹的蓝本,但从前奏的低吟到副歌的狂放,曾沛慈甜美的歌声抓到各种情绪,也抓住听歌人的情绪。

这次也尝试了郑兴城市民谣风格的《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一把吉他的主旋律,曾沛慈唱出偷偷爱着一个男孩又苦又甜的心情,郑兴和制作人陈建骐明白曾沛慈歌声里有一种少女的特质,《我》最大的发挥这样的特质。

陈星翰的电音舞曲《没什么不能爱》也挖掘曾沛慈的另一面;曾沛慈自己创作了两首歌曲,给爸爸的《Daddy is》、写人生的《寻找》。

《谜之音》曾沛慈做了许多尝试,足见亚神想为她突破的野心。

Text 承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