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2年的《新兵正传》系列到今年的猛男贺岁片《新兵正传3:蛙人传》,对本地观众所熟悉的“Ah Boys”而言,这部羊年贺岁片代表的除了是他们的一段银幕成长岁月的完结篇,也是他们从男孩变男人的茁壮蜕变。

 


Tosh张智扬
6粒腹肌男

最自豪身材
在《新兵正传》首二部曲中,以“Sgt.Ong”自居的Tosh张智扬(25岁),这回在《蛙人传》中,可不再是“Sergeant军士”,而是升级到“Warrant Officer教官”。

既然军衔有变,他的身材自然也有自动“Upgrade”。

“这是我一生中我最甘愿脱衣服的时候!(大伙儿被他的形容逗笑了),6粒(腹肌)有啦。像以前拍《Ah Boys》的时候,老板叫我们脱衣服,我们会说不要再脱了,现在(指拍摄时)是练到有信心了。”

身边的其他Ah Boys,如Maxi、Joshua和伟良也纷纷异口同声表示Tosh的身材确实练得最棒!

伟良:“我很瘦,就没有练得很大只,Tosh就不错。”

Maxi:“Tosh本来就高,如果还有肌肉就更好看!”

Joshua:“他是transformation(蜕变)。”

既然Tosh的身材如此“傲人”,为什么这次在本刊于Ramada酒店3楼泳池拍摄的封面中,他(们)都不愿裸上半身出镜?

Tosh:“因为现在每个人(的身材)都掉了,拍摄一结束,我就马上whack!在拍戏的时候,我的饮食真的很严格,也每天做cardio运动,后来一结束,立刻吃鸡饭和睡觉!”


Maxi林俊良
最衰瘦男

最满意转变
请不要再叫Maxi(27岁)“Babyface”(去年自嘲“又baby又肥”),因为他已成功在《蛙人传》受训和拍摄期间,瘦身10公斤!

伟良:“他是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之前的身型给他的很大压力,如果他不减肥,就不能拍这部戏了。”

Maxi:“我去年就跟自己说我要减肥,导演也有在拍之前告诉我得减肥,我们也怕观众有要求,假设我们不像蛙人,怎么可以去演蛙人?”

Maxi透露自己是在受训的3个月里瘦了8公斤,后来在拍摄间中又再瘦2公斤。

对于自己能持之以恒地瘦身,Maxi坦言自己也没想到:“也是因为有他们的鼓励,我才终于做到。”

不过这份掺杂着“辱骂”的激励,Maxi还是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本来是很emotional的,可是后来就被他们骂到emotionless。”

他这一瘦身,换来的除了是显而易见的尖脸笑容,还有最重要的是,在过程中累积下来的,对自己的难以置信。

“我真的领悟到什么都是有可能的,特别是在这部电影里,我克服了对水的恐惧(在7天内学会游泳),减了10公斤,还有回到健康的饮食习惯,早睡早起,一起来就做运动。我曾经有一段很长时间从来不敢去想自己会再变瘦。”

Joshua陈伟恩
回来抢饭碗!

华语最“猛”?
有1年多未见的Joshua(24岁),明显看出胸肌”有所进展,而且个人自信心也比之前提升不少。

不过,较令本刊意外的是,之前会多以英语回应的他,怎么从澳大利亚学成归来后,反而会说一口较流利的华语?

“因为我在那里的邻居是中国四川人,所以就有进步。”

本刊直接问他:“还是因为交了个中国女朋友?”

“不是,有中国和台湾的女性朋友。”

伟良:“只是女性朋友?”

Joshua:“(用眼神与伟良沟通)女…性…朋…友。”

明眼人都看出有端倪,不过既然Joshua还没做好承认或公开的心理准备,那就暂时/继续当朋友咯。:P

王伟良
尽情开骂?

最“毒”战友
每次在访问Ah Boys时,发现最能侃侃而谈的是“Lobang King”伟良(27岁),这次他也毫无意外地再次成为最佳发言人。

但他的能言善道,也总让他成为团队里的毒舌代表。

像在Maxi减肥期间,他就是身边最严厉的开骂者。

伟良:“我只不过开个口,点火的是Charlie,我是开头炮,其他的就很快加入一起骂。”他还试着为自己的残忍辩解:“我们是蛮harsh的,我们的鼓励是比较另类的。像如果他自己拿这个来吃,我就会说‘吃多点,你不用拍了,你在旁边看我们怎么拍,跟导演喊action咯!’就这样。”

的确,伟良因为口才佳,再加上反应快,所以会在第一时间内回应或反击。但如果再花点儿时间观察,不难也发现他往往也是第一位先开口鼓励或赞美其他Ah Boys的成员。

先酸再赞,这是他的特色。

Text/陈通玲 Photo/Bob Lee
化妆/Lolent Lee(Inglot Cosmetic)
场地赞助:Ramada Hotel Singapore@中山公园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第480期的《优1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