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熟的艺人很难做访问。
因为比较看到私底下的他/她们,更惨是要是稍微交情再好一点。可以写不可写,该写不该写,就成了为难,甚至负担。所以我刻意保持距离,切割关系,除非工作,非诚勿扰。
基本上,我不相信人。甭说娱乐圈和艺人。真假难清的利害关系,太累。没当娱记阿姐为“明”星请命的“使命”或享受替人美言美化而深交的虚荣。
阳错阴差鬼推神使却进了这行,五光十色从来不是我那杯茶。
八卦是工作,娱乐笑笑过。

当年的“潮州怒汉”
跟初明相识,并非微时,当时他已经是非常红的当家小生。间中访问他无数遍,他分享了童年,父亲酗酒跳楼后,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成长故事,写过N次。

当年的他有“潮州怒汉”的直白与狂暴。他为自己的执着,言行都理直气壮。我喜欢清醒,又敢言的人。

那时候我妈在牛车水有个档口,每逢农历新年我就在她档口边摆摊写新春对联,多年来不变。初明当时在那里主持倒数节目,需要换衣服,进我妈的小店里,拉门关店,给他充当临时换衣间。我摆摊尿急,我上厕所,他就帮我看档“叫春”(#叫卖春联),结果档口挤满了人,看明星多过看春联。

他就是这样一个实在、自然、热血且平易近人的男生。很典型的新加坡“隔壁男孩”guy next door。

2008年1月4日,初明的圈中少数能聊心事的好兄弟“MC King”蓝顉嘻在家中骤逝。同年9月,初明证实患上罕见遗传性不治之症——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pinal Muscular Atrophy)。一年内发生2件大事,初明人生陷入低潮,整个人跨掉。
患病后,他第一时间跟我透露病情,人来人往的商场,他忍不住崩溃。他问我怎么办怎么办?要面对媒体,要面对社会大众,要面对妈妈,面对家人和女儿。后来去他家里,小小竹院亭子中,亭子上挂着我为他写的“满竹”小木匾,谈到病情他又毫无保留坦泄了心情。哭了。

答应他不先爆这个新闻。1个月后被scooped(行内说的#被截糊被抢独家),被老板刷也只能认了。

说了以上一大堆,其实想说的是,关于周初明,我真的没有什么好写的了。他也笑说,对咯,你都看到都写完了。

人生的几个阶段,他分享过,我也目睹过,看着他经历过。傲骨还在,姿态却软了,他笑说,现在会开口请人家帮忙。病痛损人筋骨,也磨人心智,却也让人谦卑与睿智。

入行近30年,刚年过50。现在的他已安知天命,看岁月静好。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714期《优1周》(8月8日出版)。

(Text:钟雁龄(特约记者)
Photos:Bob Lee@The Fat Farmer
Outfit:Calvin Klein Jeans
Hair: Dave @ Hairfolio using Mankind Hair Pomade
Make Up: Dily Wang from Face Bistro using Chanel Color
Accessories:Dave @ Hairfolio
Location:Swissotel Merchant Court, Singapore(use logo)
Creative Director:Tony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