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竟然有读者敢嫌我卡姑扒
“全于疯”的屎尿时,十分秤菜。人家再怎么说也算是本地电视圈最“备受争议”的艺人……吓咪?她?全于疯?备受争议?几时的事?若有人骂其女之“蜜糖妈爹”是个“老娘炮”时,她立马以名人身份举起扩音器展开回击,犹如QOP玛丹娜那样为天下的LBGTQ(同性恋)争取同权时,对抗卫道士们的围剿。可惜,这名“恰查某”只是和保龄球场管理员,德士司机吵架动粗,最终闹上法庭,根本没引起吃瓜群众对她有不同的看法、见解、讨论,她又如何称得上“备受争议”?

根据本姑娘的观察,“全于疯”过往的生活中心,只是社交和爱情,对工作反而不专心。而在追求爱情和关注的路上,她是有神经质的任性,幼稚的偏激,膨胀的自恋,那不计后果的方式,常常让自己和他人陷入困境。而她的那些黑历史,也令咱们这些电视艺人真的很没面子。我要不是替网络视频补话,八她都觉得十分LC。

“所以,你也没打算写她的前夫?”助手六婆问。“你是指那个叫啥‘红龙鱼’的?”我反问。“是呵。”“哎哟,你没看到吗?网络视频根本没点他。” “嗄,他们也没点‘双口乔’呀!”三姑插嘴:“不过当你写‘张北月’时,还不是把他加进去。” “Sorry,人家是有故事的。”虽然“双口乔”只是酱油一小碟,但扒“张北月”的屎尿时,就不能漏掉他。总之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反而曾当过阿哥的“红龙鱼”,根本没啥可让我八,真的。据我前阵子当鸡婆所换回的资料,就显示了那时的男演员,如“整天爽”、“整天吻”、“神经猩”、“林医生”、“武术王”、“里添刺”、“省挥耗”、“扫血光”等等等等,都是一群“迷途的羔羊”。刚入行时,每个都以为自己是“明日天王”,可惜时间一久,才发现电视圈不好捞,于是,坐东山望西山,大家都做好转行的准备,如加入保险界、传销业、房屋经纪、卖二手车,甚至有些当富婆汤圆,还有些是为了取向问题,索性出家当和尚。结果呢?

因此,看到这些人的下场,我常以日本寿司之父小野二郎的金句来鼓励后辈:“一旦你决定好职业,你必须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千万不要有怨言,要穷尽一生磨炼技能。这是成功的秘诀,也是受人尊重的关键。”听小广播说“红龙鱼”目前已改邪归正,再次结婚,还回来拍电影。于是有幸在第29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获得最高荣誉奖,打破历史记录。我听了就以为他咸鱼翻身,可贺可喜,此时应该可以拿奖去前妻面前幌。可惜,报纸一翻,才晓得该片获得只是“最佳剧情片”奖,哎呀。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