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珍推出首本自传《真情真意:华语影坛第一代玉女巨星甄珍的千言万语》,首度揭露当年她为何和前夫谢贤离婚,又嫁给导演刘家昌的内幕。而造成2人分手的关键,则是有个晚上被人看到甄珍、刘家昌在饭店同处的误会。

书中写道,刘家昌早就对甄珍有意,但一开始甄珍不理他,决心要成为名导演后,再来追甄珍。 1974年,甄珍嫁给香港艺人谢贤,刘家昌自述像被雷电击倒,痛不欲生,自称“我几近崩溃,活不下去,觉得自己无能,所有工作都无法做了,甚至有了去死的念头”,他的友人说,刘家昌后来已是知名导演,一旦知道甄珍结婚了,后悔大意失荆州,夺人之妻乾脆明着来,哪怕他人批评。

书中写甄珍嫁给谢贤时,刘家昌已拍了20多部电影,是中影的台柱。他在中影录音室召集刘家班开会,大张旗鼓规划“抢妻大战”,因为甄珍往返台港两地,他指挥香港由张冲负责,台湾有白景瑞、刘维斌以及众多幕后人员,大伙决定:第一,包围甄珍,第二,隔离谢贤,第三,刘家昌展开能写能唱的浪漫攻势,趁热拆散新婚夫妻。 书中记录,之后刘家昌的哥儿们、导演白景瑞把甄珍夫妻俩行踪都告知刘家昌,刘家昌每天送花到片场、家里,派人时时靠近甄珍,小声说“刘导演问候您好”。白景瑞也制造各种让甄珍、刘家昌相处的机会,连回到香港,刘家昌都还每天托人送花。

甄珍自述,刘家昌紧迫钉人,所有人也围在她身边让他追她,让她压力很大。由于她得在台湾拍戏,刘家昌几乎天天到她家报到,记者日日报导他追甄珍,让谢贤很受不了。 书中说,一回甄珍去日本,刘家昌随即赶来,跑来饭店找甄珍,虽因生病体力不济,还是跪倒在地抱着吉他高唱:为何不回头。隔天一大早,刘家昌在大厅打电话说他要到房间来,甄珍说妈妈在房里不方便,她自己下去,但是他还是跑上来,两人在走廊相遇,一起坐电梯到一楼,没想到电梯到一楼,门一开,香港导演罗维站在电梯口,看到他俩在电梯,像是人赃俱获,眼睛圆睁、嘴里雪茄立刻翘上去,甄珍就知道完蛋了。

第二天,港台报纸的头条全都是“甄珍和刘家昌在日本密会”,谢贤大为震惊,甄珍说:“我向他解释,但这个不可思议的误会,让他开始怀疑我!” 之后因刘家昌邀甄珍主演 《日落北京城》,谢贤因先前坚决反对她接刘家昌戏,3人约在国宾饭店谈。谢贤直接问刘为何公开说喜欢甄珍,刘家昌对谢贤坦承爱甄珍十几年,但是她现在是谢太太,这些爱会永远埋在他心里, 但是永远爱她。最后甄珍也接了这戏。

之后,刘家昌仍不断追求独自在台的甄珍,新闻风风雨雨,谢贤却在港。有一天,谢贤打电话来说两地媒体天天报导他们的新闻,这样下去太痛苦了,就离婚吧!甄珍说,她听了很难过,谢贤怎么不相信她呢?既然他已经提出来,她就答应了。

书中说,1976年6月1日,两人如约在香港签字离婚。刘家昌帮她买了机票,并派他的妹婿陪她回香港,美其名是沿途照顾,实则是避免她变卦。抵达香港机场时,谢贤一个人站在角落,她被几位朋友簇拥着上车,“我直接入住半岛酒店,刘家昌安排得滴水不漏,大家都没有回头路了。” 甄珍、谢贤不到半个小时签完离婚,结束了6年的感情。刘家昌在松山机场欣喜迎接甄珍,3年后,两人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