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称呼他,是因为网络视频于800年前就把他抹黑了:
“超级黑是从上海到狮城发展的,其实他早就不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了,对所有的中国人他都瞧不起,所以才在微博上一口一个支那。”讲的刻薄点,就是崇洋媚外。不能怪他,听说古早的上海人多数都认为本身是城里人,其他人是大乡里,已故的上海女作家张爱玲就是个例。若传“超级黑”刚开始时也是抱有那种心态,我本人是有点相信,否则他不会离乡背井,千里迢迢来到此地吧。而眼前中国电视业的发展状况,是“超级黑”和咱们一样,过去连发梦都没想到。

当然,龟怎能笑鼊?当时本地市场充斥着瞧不起中文的“香蕉人”,皮黄肉白,所以电视台想找一位中文底蕴浓厚者,真的不容易。关于这点,网络视频也注意到,故做了感慨的报导:“而在本地看他不顺眼的人也很多,无奈综艺界能够撑场面的男主持不多,所以公司还得继续用他。”是的,不过呢,为了保持本身的扒“名人屎”第一权威之荣誉,我卡姑总要补些话才会像样吧。按前辈们的说法,电视是一种最注重外表的行业,主持人就像一张包装纸,一站在台上,身材风度仪态具佳,就已经拿定了成功的钥匙,所以主持人有没有关众缘,在娘胎时先天已经决定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该轮到学问和修养了吧?

不过照潮流看来,似乎又不尽然。因学问和修养在适当的美化掩饰下,不一定看得出是真材实料,何况幕后有大批脑袋集思广益,无限量提供充份资料,只要各方面配合完美,很容易就能堆砌而成一个“博学渊源”的形象。说的简单点,只要“脑袋好,能背稿”,谁都能主持节目。难怪那些满脸火山洞,语气明成一派,或腔调咿吔吔,但又勤于练身的娘炮,也能当主持人耶。最惨的是,如今咱们已来到互联网时代,一个口齿不清的无名小卒,也会认为自己才华盖世,技艺超群,有本事和资格在自己的手机前“主持节目”,最终能成为网红也说不定。这,无形之中拉低了那些专业主持的地位和水平。

其实,我是蛮同情“超级黑”的,因为目前观赏本地电视综艺节目的人数,每况愈下,而以他的水准和程度,可以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主持得再好仍然像个“扯线木偶”似的,根本无法做到如T埠的节目主持,他们有些是从来不看稿,也没事先撰稿的习惯,全靠临场发挥,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分寸拿捏得很准,看似简单,其实大有学问。所以,若想看有文化底蕴和思想深度的主持,我情愿看T埠蔡康永,或中国涂磊的节目,理由是他们经典句子不少,让本姑娘获益良多。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