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兆恩(左)和曾治豪惺惺相惜。

高凌风的儿子葛兆恩(宝弟)、贺一航的儿子曾治豪同上利菁的《麻辣天后传》,2位多情大哥的儿子,如今惺惺相惜,当曾治豪说到爸爸年轻时风流,葛兆恩拍拍了他说:“我懂你。”

高凌风走了5年多,葛兆恩至今仍每3天梦到他一次,高凌风也是个爱表演爱舞台的人,宝弟爆出他生前交代的遗愿,因为做不到,至今愧疚,“在走前几个月出国作秀,深夜长谈,他要我在他断气那刻,在他手上放麦克风、换表演衣服、戴上墨镜,然后大放鞭炮,最后一点我做不到,我说‘别人会怎么看我?’,他一秒气爆了,用此生最大的气力狂骂我不孝,甚至激动到要从饭店跳下去。”

那年,他才15岁。思索一个父亲在加护病房断气,他如何能狂放鞭炮,而且这个遗愿没人知道,医院外面围满了媒体,亲友都在,他若当时真的照做了,如同他那句:外人会怎么看我?

高凌风当年带着年纪尚小的葛兆恩四处表演。

后来高凌风的墓志铭写着“这里躺着一个永远不会死的人”,有一天,宝弟的男性朋友来家里,借他房里浴室洗澡时,他瞥见一团黑影飘过,迅速往阳台而去,那一秒他以为眼花,结果友人洗完澡出来,他怕被当神经病不敢说,但友人突然走到窗口叹了口气说:“奇怪,怎有一个感觉,高大哥好像来过。”葛兆恩当场从头麻到脚底,“我怕鬼,也怕黑,但那一次,我却一点也不怕,心里只有温暖安慰。”

高凌风走时,他才10几岁,很多叮嘱当时都不明其义,宝弟说:“随着年纪愈来愈大,慢慢的,我终于了解他话背后的用意,也许有些话还得过几年才懂,但我知道,每一句,都是出自于关心。”

缺乏父爱

曾治豪从小就缺乏父爱,直到贺一航临终前2天,虚弱到无法从病床起身,他搀扶四肢已削瘦的爸爸如厕,那一刻,贺一航萎靡挂在他怀里。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跟爸爸拥抱,他吐出‘谢谢你儿子’,我心里气,为什么你爱我不早点告诉我,到了这个时候你才说,但我活了33年,有他这句话,也真的够了。”

贺一航+曾治豪

曾治豪从小就是爷爷奶奶带大,成长过程没有父亲角色,甚至一度怀疑母亲到底是谁。为何怀疑?他说:“因为我曾在奶奶衣柜里翻出一本相簿,里面有爷爷、奶奶、姑姑和爸爸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像是全家福,我问他们,那女人是谁?他们敷衍我‘那是我们一起去拍戏的照片’,拍戏为何要全家出动?我后来才知,那女人,是我爸的第一段婚姻,我妈跟我爸并没有结婚,只请了满月酒,有一度,我以为照片中的女人才是我真正的妈。”

他真正的生母,也是个歌手,当年参加过《名人排行榜》节目比赛,后来四处驻唱,母子至今仍常联络。而贺一航生前爱美,每次衣服穿了3、4次就买新的,衣柜里满满都是衣服,走后全由曾治豪继承,他上节目身上穿的白帽T,就是贺一航旧衣,“他没有给我遗产,只有衣物,他穿尺寸刚好,我穿显得宽松。”

贺一航走时,葛兆恩只传了简单“节哀”讯息给曾治豪,因为同样走过这条路,知道他有太多事要忙,思绪乱、会慌,在告别式后才打给他深谈,宝弟说:“我们这批星二代,未来要相互扶持,如同猪大哥的女儿谢金晶,我们都一直保持联络,加油打气相互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