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想法的演员不会甘心只是演戏,受人操控,而当导演,就是欧萱的事业进化过程。继她自导自演的首部短片《记·意》后,她也拍了本地导演邱金海执导的电影《情牵拉面茶》,之后就与日本结缘,当上日本高崎市的大使,不久前也顺势到日本高崎市拍摄自编自导自演的第2部微电影《心境》,首度挑战盲女角色。

“我想为第2部短片做一些比较不一样的尝试,踏出第一步是必需的,尤其是当我立志要当一个电影导演,就希望能一步步累积经验,去找属于自己的风格。”

拍电影,欧萱坦言自己仍是新人阶段,但电影制作的费用相对较高,因此她珍惜现在还是“新人”,还有犯错学习的空间和机会。

“有机会犯错是好的,因为若没犯过错,就会理所当然觉得‘咦?其实很容易啊’,等到接下更大的作品时才来出错,那会很惨。” 欧萱说,她很享受用短片说故事的方式,希望能再更精准掌握短短20至25分钟内用视觉影响感染观众的技巧,未来不排斥拍摄长片,但目前选择一步一步来。 她透露,第3部短片的剧本和演员,也已经有概念。

第1部是自己的故事,她希望亲自演绎那些情感;第2部是和高崎市的合作,她是当地大使,自然也得出现在电影里。但《心境》因工程比较大,要演又要导,难免分心,让欧萱左右脑夹攻,人格分裂,应接不暇。

“这比我的第1部更有挑战性,甚至让我觉得有点两头不到岸,因为拍戏时无法看镜头画面,投入演戏时又要想什么时候喊cut,很难专注。”

参加海外影展,给予欧萱很多文化震撼与艺术撞击,她看到许多外国观众对本地电影的既定印象,而这段时期与日本工作人员的频密接触,也让她敬佩日本人对人拥有的基本尊重,尤其服务业者,更是对自己的工作怀有一种自豪感。

Text 钟雁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