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熹因为演出《我们与恶的距离》爆红,他先前演出的新戏《乐狱》也即将上映,接连在2部作品演出思觉失调者、受刑人,都是需要投入大量极端情绪的角色,问他感觉,他笑答:“不知道耶,大家都觉得我适合演激烈的角色。” 他也坦承年轻时荒唐过一段岁月。

林哲熹说自己的学生时期相当叛逆,曾在中学课堂上对老师出言不逊,“就觉得老师说得不对啊,就想当众发言指正老师。” 他私底下常常翘课,去朋友的店,学装潢,学刷油漆,也许是年轻气盛,才让他想要持续冲撞体制。

直到后来念了美术班,才正式有了发洩的管道,不过林哲熹的叛逆性格还是没变,“有次我们想表演一个行动艺术,就号召一堆人摺纸飞机,射到学校中庭去,场面很乱,也很壮观。” 他自称是“最难搞的学生”,不过现在投身戏剧,让他的人生有了更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