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欧萱(39岁)严格来说是她20岁青春正茂的时候。

完全不谙中文和华语的她,因朋友帮她报名当年报业传讯优频道新秀甄选活动,就这样误打误撞,踩进电视圈。然后,其他的都已经是历史了。

她对艺人同事,对媒体,总是笑意盈人。在推崇“真性情”、“真我”和“我行我素”的年代,这样的礼貌与配合被许多人引一个字概括——假。

而她也还是一次次用自己的方式,质疑工作上的怪象,也一次次挑战权威。
一些话讲得太直接和不留余地,她对事不对人的纯粹,却也让自己一次次碰壁受阻。尽管如此,她没有低过头。她会微笑着抗议。

认识她那么久,见过她3次流泪。

首次是当年《新卧虎藏龙》我被安排当“魔鬼评审”,在被毒舌记者连环狂轰下,欧萱哭了。当时,她哭是带着委屈和不忿,就算再火也都还是保持了带着一点忤逆的尊严。我后来和她道了歉,大家也明白了当时“剧情所需”。

第2次,是她谈到拍《最高点》时,亲像母亲的干妈病逝,她无法在她身边,成为遗憾。

第3次,是这次的专访,谈到了至亲的人,一时感触。

后来我也就知道,她只是一直用微笑和礼貌,以及自己坚持的执拗,去保护自己的初心。着是她刻意而温柔抵抗外力的方式。后来我也知道,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虽然很多事情,她不愿公开晒或分享。

尤其家人。这是禁区。也是她保护他们的方式。

她说,近年来她棱角磨掉不少,咄咄逼人后见对方抗拒后,她不会再逼着穷追猛打。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是她的原则改变,而是处事方式成熟了。

欧萱说,我是看着她成长的人。

她是个好学的人,出国上课学当甜点师,拍电影当导演,欧萱享受学习新事物当“新人”的过程。

我不知道成长这回事(百年老树也都还在不断静静生长吧),但改变确实有的。
改变,是人生永恒的常态,但一些本质却也不变吧。

她或许不知道,在说着自己变了的同时,当年那个倔强妥协又温柔强悍着的欧燕萍,依旧跟着欧萱,如影随形。

封面人物欧萱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她感慨。看着自己当年在《优周刊》创刊号里和《新卧虎藏龙》的李哲雄及希望勃勃的沈倾及鐘琴和王禄江,欧萱笑说:“当时是觉得哇!难得可以上封面,以前看到别的艺人上杂志封面,自己也有机会,就好开心哦!当时的我,很单纯的样子,仿佛人间充满希望。”

她说,18年后的那天,她拍着这期封面,很多感触,心情很难形容,只觉得自己长大了。

“棱角被磨掉,现在很多都磨掉了吧,肯定的。”她悠悠说。

有想对杂志说什么吗?

她想了想说:“大家能一起这样走过来其实满奇妙的, 一个艺人能有多少机会能成为创刊号的封面人物?还能一次生存到现在,走过18年?哈哈哈。”

我笑说,对啊,大家都经历了淘汰赛,也都活下来了,哈哈哈。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700期《优1周》(5月3日出版)。

Text:钟雁龄
Photographer: Joel Low
Stylist: Terence Lee
Hair: David Gan, Passion Hair Salon
Make up: Elain Lim using Shiseido
Photographer assitant: Alfie 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