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金钟奖戏剧节目新进演员奖得主陈妤,近来因为饰演《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李大芝”一角迅速走红,为了好“李大芝”这个角色,陈妤付出不少心血。她透露自己也曾在校被霸凌过,对方还是名老师,自认天生反骨的她,还因为要反抗老师对她的控制,竟然选填非她三类组该念的文化大学戏剧系,她笑说:“反正那时候心想自己烂命一条,你要你拿去。”

在家中排行老么,有2个哥哥贴心保护,家庭也很幸福的的陈妤坦言,当初接演时能明显感受到这个角色超过她的生命经验很多,很多东西是她看不见的。既然经验无法让她顺利的揣摩这个角色,陈妤决定逆向思考,“如果我所有的东西,哪一天都没有了该怎么办。”也才有了后续的演出。但陈妤表示拍起这部戏来,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其中有几场她很害怕的戏,每演完一场就会感觉整个人轻了一点。

陈妤自认私下是个人来疯,只要人多她就会High,因为她喜欢让大家开心、让大家笑,自己私底下也超爱笑,自认笑点超低,只要有人笑她就会笑。即便私下那么如此开朗,陈妤坦言自己还是有叛逆的一面,她透露求学过程中曾因成绩不佳受到歧视,甚至人格污辱,让原本念三类组(自然组)的她,为了反抗老师填了文化大学戏剧系,成了妈妈的学妹,也才有今天的金钟奖新进演员奖得主陈妤。陈妤表示这点也跟《与恶》中“李大芝”得知父母住处遭曝光后,跑去电视台理论一样,“反正我就是烂命一条,你要你拿去啊!”

《与恶》一播出也引发社会关注与讨论,尤其在精神疾病这方面,陈妤认为整个社会有太多的误解,甚至还乱贴标签。陈妤拿自己为例,她透露自己小时候因为父母刚创业,自己觉得缺乏父母关爱,为了获得父母更多的关注,除了要求自己做到更好让父母喜欢,她甚至选择自残,“只要我自己做不好,我就会惩罚自己。”她笑说:“小时候玩Game Boy,我只要打不好,就会狂打自己。”这样的状况长大后有明显改变,但在紧张压力大时仍会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