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早就料到你们这班吃瓜群,一定会在背后笑我根本不是啥“照妖镜”,而倒像只会重复人话的鹦鹉。不是吗?明明讲好写本地的娱乐八卦,但暗地里却去“拷贝”网络视频那些发生于800年前的传闻报导,来骗取稿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冤枉啊大人,其实网络媒体所扒本地电视圈那几坨屎,如“新加坡艺人丑闻大爆开”,对我来说,虽是陈年往事,但还是可以继续扒。反而那些不久前发生的,如“洪和潘两位老太太为二代之事翻脸”、“真袖珍失婚记”,还有“男演员W赞女演员E的回归,对其他女艺人是威胁”之消息,都无法引起轩然大波,可见目前要为吃瓜群找茶余饭后的谈资,愈来愈困难。而网络视频之前所曝的“10大当红明星的淫乱私生活”,算是本地电视圈多年来,唯一能够引起“轰动”的屎尿了。只是其臭味根本熏不死人,让我卡姑闻了也实在“没大汗”,所以非去“补充”不可。

上两期咱们是撕阿姐“正阿一”的黑历史,其中当然少不了会点到一哥“张北月”。讲真的,在未入行时,对俊俏的他也是一往情深。只是后来有次听了姨妈姑姐们叽喳,才晓得原来“张北月”在还没踏入电视圈之前,是于“乌贼区”的“悦客酒店”当“少年维特”,而该酒店里头是充满着不为人知的断背氛围,啊哈啊哈。由于钱不够用,“张北月”不得不兼职另一种工作,关于他的这坨屎,网络媒体根本没认真去扒。

有同事来劝我不要撕他,原因是人家目前已改邪归正,再说最近本地电视圈流行“报警打假”,搞不好就会被告诽谤。这些我晓得,但那也止于表面,真相是多数的同事都认为,我Lady卡卡是不可能接阿姐的班,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我,整天在报刊上曝娱乐圈的内幕,结果把本身捧成了纸上明星、话题女王、网络红人!

关于这类所谓Crabs In The Pot之心态,我早已看透。凡是被生活环境所逼到下海的艺人,我向来都十分同情,职业不分贵贱。但“张北月”却例外,听说其年轻时已开始染上赌习,所以逼不得已才去当一名“饭局男孩”,收费是1次100。其人虽长得好看,生意却麻麻,还好他后来遇到其救命恩人,那就是半红不黑的男歌手“双口乔”。可惜,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尤其在龙蛇混杂的娱乐圈,若你们想知道他和他之间有啥事发生?请看下期吧。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