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良在台湾出席关怀弱势青少年弱势活动,大方分享叛逆经验,原来他曾经发生2次车祸,鬼门关走一回!
他回忆18岁时喜欢骑摩哆车,有次载朋友去瀑布玩路上遇坑洞,车子一个弹跳后重摔,朋友弹飞出去幸好毫发无伤,但他就没这么幸运,被摩哆车压倒后拖行在地上滑了一段,右手3个指节和右膝盖全部磨烂,“我记得我躺在那,看到手指的骨头还在动。”

朋友赶紧把车牵回,载着他急奔医院,那时他已经瘫软没力,挂在朋友身上血一直滴。妈妈接到医院通知急忙赶来,看到光良被包扎的惨况当场暴哭!“我从来没跟家人说对不起,但那次我妈哭得很伤心,我一边哭也跟她说对不起。”幸好仅是皮肉之伤,他也因此整整1个月不能弹琴。

还有一次车祸发生在24岁,至今让他想起来心有馀悸,“晚上10点我开上高速公路,完全没路灯,突然看到一辆车打横停在路中间,当下我已经知道我要撞上了。”光良瞬间决定撞击角度,让伤害降到最低,最后车子轻轻擦过对方车屁股,“我一过就听到后面一堆煞车声,后面的车不断撞上来。”

“我的车头整个歪下去了,后面一堆车一直在踩刹车,我赶快靠边,还有人下车用打火机警示,要后面的不要再撞到这车。”这也导致他后来有阴影,开车上高速公路一定会打远光灯。 後来他才知道对方突然抛锚,车里还有小孩,“幸好我只擦过,不然当时速度110,我和对方都一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