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荣(47岁)1996年入行当DJ,后来毅然走上荧幕,2011年成立自己的经纪娱乐公司“午言媒体”,2015年正式离开新传媒全身投入当经纪人。从幕前渐渐走向幕后,就算当节目主持,许振荣一直扮演着理性客观的“捧”角,虽然是娱乐多面手,但他却也一直安于当背后“推手”。
冯伟衷1月19日发生军训意外,1月23日伤重逝世,全城目光焦点又放到了他这个经纪人身上。
许振荣是媒体的重要讯息连结和发言人,他得同时面对记者、国防部、处理工作、打点后事、抚慰家人,安顿下属。他理性和坚强到让人担心。他越冷静,大家也越心疼。
提起这件事,许振荣没有用煽情的字眼,只是用“这小小的遗憾”带过。毕竟也真的只是2个月前发生的近事。他坦言,尽管到现在还是会失眠,看到一些地点一些人事物,仍挑起回忆触景伤情。他不知道事件会“笼罩”他多久,几时能走出感伤,但他也正努力学习跨越,情绪这个关口。
许振荣还是证明了,自己是钢铁人。
他沉默,不代表铁人没有心,也不代表他不会哭泣。
只是他选择不让你看到而已。

关于Aloy……

生活联系太紧密,想方设法跨越难关

UW:你现在在什么情况下会触景伤情?
我承认,到现在我还是会有触景伤情睹物思人的情况。经历过的人都懂的。原因是彼此的生活联系太紧密了,任何一样小东西都会联想起。我也很想,放上PO文,跟全世界讲我碰到的状况……不过,每次碰到这样的难关时,我还是选择想方设法去跨越它。那是我第一个想法,尽量不去纠结,把自己弄得情绪低落。我在尝试理解,当我们面对这样巨大的遗憾时,必须经历的情绪和情感波动。我也希望,曾经经历过,或者以后很遗憾必须经历这样事件的人,看到这样一段访问的时候,他会懂得可以怎样去应对。

UW:大家都觉得你很坚强应对,非常时期身边有哪些人给予你援助?
每个人的过渡期长短不一。我很庆幸我有一个很强的团队,也庆幸这些年来累积的功德,很多人在背后扶持着我。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总会有人拿着一支强心剂出来,帮我打一针。这样的support一直没有断过。
外界的人若觉得我很坚强,其实并非如此。他们高估了我。我只是不会在人家面前去流露这些,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经历的艰辛,或许娱乐圈教会我们的事,就是只要分享快乐,悲伤自己收藏就好。我不晓得,是不是我们这一代的人才会这样做,或许新一代的人的想法,会不一样。我也都尽量在调适啦。

关于最疼爱的艺人

UW:最疼的艺人是……?

你要我回答这样的问题,就是陷我于不义对吗,哈哈!情意结方面,一定是第一批,Aloysius、徐彬和Kimberly(谢静仪),跟他们的感情最深吧。因为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一卡开跑,从情意结角度,应该是他们3个吧,可能会多摆一小份心在他们身上。
我不是不在意那些后来加入的,可是对他们而言,他们没经历我们当初的“革命情谊”,所以他们的可能在某个程度上他们的心也不会跟我们系得那么紧。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695期《优1周》(3月29日出版)。

Text:钟雁龄
Photos:Wei Hong+Damien Teo
Location Club Med La Pointe, Maurit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