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他,是在“鹰鼻华”首次在本地开办的演唱会中。那时候晓得我是何方神圣的华粉,都会来跪求我替他们拿“鹰鼻华”的照片、海报、T恤、专辑去给他们的偶像签名。虽然我Lady卡卡,向来只是一名自封的“天皇巨星”罢了,不过,为了要让更多的人认识我,这种所谓没镭赚的“记零工”,都得乖乖的学放下我那“高人一等”之身段,然后去“为粉丝服务”。

只是,每次我去敲巨星化妆休息室的门时,就有个表情冷漠,态度骄傲的小鲜肉来开门接应,此人就是“叛红兵”了,听说他与“鹰鼻华”同届演员训练班出身。当时他肯定不晓得我卡姑的为人,哪个瓜敢对本女王不尊,我都会等机会来置他于死地。再次声明,人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是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每晚看他躲在后台的一角,拎着“鹰鼻华”的表演服装,如小丫环似的,在等音乐间奏时他进来换衣。只是,当他帮“鹰鼻华”披上黑色风衣时的那种表情动作,简直就像一名“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而眼光如此锐利的我,自然看得出他和他的关系,更何况是我那班为“鹰鼻华”伴舞的燕燕莺莺,他们比我更了解何谓“娘炮”。于是就给“叛红兵”取了个花名,叫“白雪公主”,因为他的肌肤,哎哟,真的白至吓人。

可惜,他和他都没走到最后。之前为了替“鹰鼻华”遮丑,“叛红兵”不介意接他的“伪”女友“欠力猪”,到其家里借宿,目的何在?或许,他只是要把
“欠力猪”这小鲜花幻想成自己吧。料不到他们俩日久生情,假戏真做,气到“叛红兵”只好退出,所以“鹰鼻华”结婚时,听说有付给他一大笔钱,而且还帮他开店做生意,当成是“堵口费”。难怪“叛红兵”至今打死都不肯承认,也不肯说出他和“鹰鼻华”断绝来往的原因,算他这个人蛮讲信用的。

当然,人人都称此时的“鹰鼻华”演艺事业如日中天,私下更是大家眼中爱妻的代表,形象良好,亲切幽默,被誉为“零负评明星”,若传他幼时曾搞过“他他恋”,谁会相信呢?但自封娱乐圈第一“八卦精”的我,总要发表些“伟论”吧。常言道:好人一生平安。只是咱们为人要行好,最好还是发自内心。若要等到高人来指点,而勉强去学习行好的话,最终是不会有什么好结局的。所以说,“鹰鼻华”的干爹“黑虫王”一死,霉事就连续不断的发生在他身上,不是没有原因的。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