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衷不多话,就算做访问,也都只喜欢牵牵嘴角低头微笑,欲语,话又吞回去。
兴奋的,开心的,悲伤的,就算遇到有争议性的时刻,媒体的追访,他都是一副20多岁人,少有的淡定与从容。
如果莞尔,不只形容表情,还可以形容性格,他就是那种踩在当下却又在境外的观察者。环视周围,审视自己。
所以,他脑子都在动,一直都在想。
去年10月,本刊因网络剧《北京到莫斯科》最后探班,他谈到家人,他嘴边总是提及家人,他一直的精神砥柱。
他说,一直忙工作,今年(2018年)发现很多人在很突然的情况下离开,让他觉得人生很无常,因此想多陪伴亲人。
语音未落,人已逝杳。
没有人预料,他自己也没想到。
虽然,人生是一场场未知。
虽然,28岁,不该早夭。

 

我一直觉得冯伟衷是个老灵魂,听他说话,总是有超越他实际年龄的哲想。
不过,28岁,也是青春正茂的年华。
他离世后,看到胡佳琪分享小情侣的点滴,还有他的家人及好兄弟们陆续揭露,关于他的调皮与趣事,其实,这个“老头子”也是很多人心中的贴心男友和孝顺“小瓜”。原来,他还会唱歌。
他戏谑警告大家,自己有道厚重的心墙,但其实最主动用心掏心的人,是他。他羞于成为焦点,不爱添加麻烦,温暖贴心的举动,都是低调而安静地默默进行。
这些,也都是丧礼上才知晓的。天使,总是静悄在人们身边来去。
很多亲友和同事留言,说他成了天使,得以慰籍。血肉归于尘土,思念缭绕于心。
出殡往火化场路上,那个下午,憋了一天的热气压霎时解压,突然下了雨。
他的骨灰撒进大海的那天,好像也有雨。
我们愿意相信,那都是天使在唱歌。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会问这样的问题:我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为什么我在这里,而不在那里?时间从哪里开始?空间又在哪里结束?阳光下的生命难道不是一个梦?我所见、所听、所感觉到的……何尝不是这个世界的外衣?”~温德斯(Wim Wenders)《柏林苍穹下》(Wings of Desire)

Text:钟雁龄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687期《优1周》(2月1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