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红包是每年农历新年必不可少的习俗,你有什么特别讲究吗?例如红包封套要用红色,或一定会换新钞?《优1周》邀请艺人分享他们怎么包红包,及派发过程中发生的趣事或糗事!

范文芳:迟婚迟派红包

37岁结婚、属于迟婚族的范文芳,婚后很开心终于可以派红包!
她说:“首次派红包,心情很开心,新年前我和铭顺还一起准备,每年也一定会换新钞,大大小小发出好几百个红包。台湾公司会办尾牙,也是发红包的时候,不过今年的尾牙我没去,铭顺代表我,所以他要发2个红包。”
李铭顺的母亲去年7月过世,习俗今年不能过年,但他们1家3口仍然会回马六甲一趟,范文芳预计会在年初七、八开工。

 

白薇秀:加入“抢红包”行列

白薇秀2014年结婚,婚后每年都会跟戚玉武回中国过年,一回就是2个星期至1个月,所以很少有机会在新加坡派红包。她笑说:“通常我们是过了元宵节才回来,新年都过了,能在新加坡拿到我的红包,很幸运,哈哈!”
夫妻俩包红包没预算,她说,人民币纸钞最少是100人民币(约20新元),所以给小辈最“小”的红包是100人民币,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国的传统,他们夫妻会发2个红包,而夫家是女人负责派红包。
“第1年发红包,真不知道该怎么发?应该主动给?等人拜年才给?一进门就给?还是坐一会再给?中国好像也没说一定要用新钞票包红包。”
中国流行电子红包,甚至在group chat也可以派红包(设定红包总数和价值),,白薇秀曾在中国春晚加入“抢红包”行列!“很好玩、新鲜,不过我觉得派红包是传统,所以还是会派红包。”

 

陈秀环:准备不同类型的红包

陈秀环每年派红包大出血,大大小小的红包总值4000、5000新元,红包最少10元,她会准备不同类型的红包,也一定会选用姓氏(蔡)红包封。
“我老公是台湾人,家公、家婆是新台2边奔波,一般是除夕夜在新加坡吃了团圆饭,然后飞回台湾或出国旅游。我们家一定要换新钞,家婆会帮忙换钱,我没派过台币红包,女儿有收过,台币纸钞好像没那么新。”
回想22年前首次发红包的情景,陈秀环说:“很开心,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也会觉得显,因为‘只出没进’,虽然有3个女儿,可是从来没有‘平手’,每年都是大出血,不过我还是派得很开心啦!”

 

陈澍城:派红包好兆头

陈澍城每年的红包花费不小,预算至少2000新元,最大的红包是500元(长辈),小辈的红包介于4元至100元。他很少带孙子去拜年,以前孩子小,除了去亲戚朋友家,他也不会特地带孩子去跟朋友拜年。
他说,派红包主要是讨个好兆头,每年包红包“重任”都落在老婆黄佩如身上,“她会换新钞包红包,包了红包会问我要多少个?我都是交给老婆去派,免得混乱。”

向云:为长辈设想周全

向云每年红包预算大大小小加起来要好几千块钱,最大的莫过于给长辈;她觉得老人家没有工作能力,新年还要包红包给晚辈,所以通常会在新年前准备一笔钱给他们,新年时再包个几百块的大红包,可说是设想周全。
“我试过给妈妈包个大红包,结果她看错把它给了一个晚辈,里头很多钱,好像是500元,所以现在我会选择红包封套,比如老人家的就用较大、颜色较特别的。”设计方面,向云说妈妈喜欢印有姓氏的,自己则偏爱清雅、图案简单漂亮或符合生肖年的红包封。
“钞票我是尽量换新的,可是换不到就没办法了。不过我从来没有试过自己换,都是找别人帮忙,哈哈!”

Text 李秀文+郑愉璇     Photos Eric Ch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