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衷追思会于今天中午12时结束,下午1时30分举行《伟衷告别式》,冯伟衷大哥、幕后监制、鐘琴、陈澍城、洪慧芳、陈凤玲、包勋评、黄思恬、陈泂江、徐彬等陆续在告别式中致悼词。台下30名艺人,如胡佳琪、许振荣、陈丽贞、陈莉萍、陈泰铭、郑各评、郑颖、郑凯介、雅慧、权怡凤、潘玲玲和近200名在场者,许多都哭成了泪人。

冯妈妈在大儿子(白衣)搀扶下走向灵柩,后为二儿子(黑衣)。父亲则由亲友搀扶

冯伟衷大哥冯伟健:请把小瓜永远记在心

冯伟衷大哥在告别式上透露,他们的母亲是在冯伟衷伤重但仍清醒时,第一个见到弟弟的人,“她看到弟弟的情况时哭得很严重。弟弟跟妈妈说,希望她不要哭了,否则他也会跟着哭,但他当时感到非常疼痛。弟弟还说,他之后会好起来的,然后就会带妈妈到新西兰的赌场走一走。”
他也说,那5天是他们最艰难的日子,希望大家也将他所有的好、成就,铭记在心,“请把这个小瓜,永远记在心。”
冯伟衷大哥也代表家人对所有人致谢,因为过去几天感受得到弟弟非常受人爱戴,让家人非常感恩。

 

 

鐘琴:他听我说醉话到天亮

鐘琴说,她和冯伟衷合作过2次,都是演母子,“我说我这个矮冬瓜怎么生出大么高的儿子?他却说,不会啊,我们很相像,都有大眼睛。戏里他叫我妈妈,戏外叫我‘琴姐’,因为不想把我叫老,还会陪我打乒乓。在一次的游艇聚会,我们聊天到天亮,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他是唯一一个听我说醉话到天亮的人。他就是一个会用心花时间跟人相处,没有敷衍的人。”

 

 

陈澍城:他闯进了我的生活

入行数十年的陈澍城,直言一直把拍戏的人当朋友,或许是缘分,唯独冯伟衷闯进了他的生活,“很多人说‘白头人不送黑头人’,但是今天我来了,我要告诉他我舍不得他,我心疼他,我会把他放在心里。”

洪慧芳:他的贴心是我们的宝贝

洪慧芳与冯伟衷的首次合作,始于2003年在《我爱我家》演母子,后来又在《对对碰》、《百岁大吉》、《长辈甜心》合作,“他的贴心是我们6个老人家的宝贝,我们去Bintan拍戏被晒焦,他就跑去买了芦荟胶,一包包挂在我们房间门口。他在《百岁大吉》演我的曾孙,因为我的妆,我几乎不出去吃饭,他回来一定会买小点心给我。我的孩子面临叛逆期,因为他们很熟,他还帮忙我开导孩子。”

 

 

陈凤玲:他会拨出薪水的10%请客

陈凤玲在2015年认识冯伟衷,2人在长剧《人生无所畏》演姐弟,有一天他在片场送个小风扇给她,原来他发现天气热,就买了10个小风扇送给其他演员!“这个好心的小弟弟每个月会拨出薪水的10%,请制作组的人员,他说这钱虽然不多,但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
不久前,2人又合拍《北京到莫斯科》,陈妈妈很喜欢冯伟衷,陈凤玲请他留言,冯伟衷就说:“伯母,中秋节快乐,可不可以叫你女儿不要一直烦我,问我无聊的问题,比如,你吃饱了吗?”显露出风趣好玩的一面。

黄思恬:他是个非常善良的人

黄思恬与冯伟衷在3年合作了5部戏,默契很好,“我也非常珍惜这段戏缘,他很有才华,会写剧本、歌词,我问他每天拍戏从早到晚,不累吗?他说很开心可以这么做。他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你也可以是天使2》我们每天在医院拍戏,旁边有一些低智商的小朋友在卖书,他每天都会买饮料给他们,小朋友远远看到就会叫‘Aloy gor gor’,他总是做很多,把快乐带给身边的人。希望大家记住他的好,把他的善良、他的爱,传递给身边的人。”

 

徐彬:让他安逸成为天使

徐彬代表午言媒体发言,回忆2人从2012年不认识的陌生人,变成好朋友、好兄弟、好战友的经过。他说冯伟衷常去医院捐血,还想捐骨髓,也很爱动物,就像天使般的温暖,温暖着大家。
“身为兄弟,他没得挑剔,两肋插刀;身为儿子,他孝顺,每次出国,他都很惦记爸妈,常说要帮父母分担重担;身为弟弟,他非常崇拜、敬仰2个哥哥,常听他说哥哥怎么样怎么样;身为午言媒体的一份子,他是大家的典范。”
徐彬也提到太太传来的话,她说之前觉得许振荣把他的旗下艺人管得太严了,但是后来她见到午言媒体发挥的团结精神,如去年,徐彬结婚,午言总动员去帮许振荣的“左手”徐彬,而今年冯伟衷出事,大家又全体出动来帮“右手”,而许振荣永远亲力亲为。说到这里,徐彬已经泣不成声。
他还说,冯伟衷是个很安静的人,不喜欢麻烦,也不想大家为了他不开心,既然不原意相信的事情已经成为事实,现在就让他安逸成为天使,守护着我们。

Text 李秀文

告别式于今天下午2时45分结束,灵柩在3时30分转交军方,前往万礼火化场,下午5时进行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