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打算继续酸林绿霞,原因不外是她比我漂亮,比我出名,比我有钱。虽曰人性最大的恶,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而见不得别人好,就是一种病。SO?至少我从不否认常在众人面前,假装本身天性豁达,性格至纯至善,你好时我为你喝彩,你不好时,我也不会落井下石。唯有如此假装,我才能在娱乐圈混,结果获得恶报也是活该。

最近看媒体爆料:“鹰鼻华” 失声病症曝光,跨年演唱会全喊卡。而我那些扒名人屎的好助手,个个都很紧张,全跑来问个究竟。三姑:“哎哟?怎么会这样?”六婆:“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小广播:“能查出真相吗?女王。”能!为啥不能?大家都知道,本姑娘可是娱乐圈的一块“照妖镜”,若说不能,不是很没面子。

讲真的,我幼时曾迷恋过“鹰鼻华“,不过,他当时正和一位名叫“鱼可腥”的T埠女艺人打得火热。料不到有次我在其演唱会当编舞,又看到一名小鲜肉,在“鹰鼻华”的化妆休息室进进出出。打听之下,才晓得此人名叫“叛红兵”,也是一位艺人,其身材虽瘦小,但肌肤,哎哟,真的白雪雪,一眼看去就晓得是位“娘炮”。而我那群为“鹰鼻华”伴舞的莺莺燕燕,就给他取个花名叫“白雪公主”。你不要小看他,就算我做老师的有何事要向“鹰鼻华”交待,也要经过这名“白雪公主”传达。

那时候敏感的我就开始起疑心,原来“鹰鼻华”也懂得利用女生来做掩饰?不说你不知,我遇过不少男艺人,明明在暗地里常搞啥“他他恋”啦,“夫夫恋”啦,但又极怕被粉丝们发现,名声毁于一旦,于是只好找女生来做掩饰,不幸到最后没半个有好下场。中国有句警世言:万恶淫为首。婚姻平权算不算邪淫,见人见智。但利用异性来做掩饰,你说,这种人还会有啥善报的?

为了怕被华粉揪出去浸猪笼,我只能虚情假意的说:该有的都会有,不该有就要等来世。有阵子“鹰鼻华”遇倒霉事件可不少,只好飞去“千佛国”找“黑虫王”指点迷津,过后他不停行善,在影艺圈捞到风生水起,不是吗?可惜呀可惜,“黑虫王”一咚,其最疼爱的弟子“鹰鼻华”过不久也跟着“落马”,如今又发生在演唱会上失声。是巧合?还是天意?你自己下定语吧看官。若“鹰鼻华”再次被本姑娘遇到,我一定会唸阿森的金句给他听: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