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和同行E去台北的“明星咖啡馆”,一进门就有几位识E的老前辈,叫我们2个过去Join他们。当大伙儿知晓我是来自新加坡时,其中有位老牌影星R就谈起她于1979年曾来新参加影展的故事,而主要部分却是围绕在林绿霞身上。

那年林绿霞没啥新作品,不过T埠代表团照样应召。而当时最红的一位,就是新窜起的“无畏中”,T大高材生,演一部《欢颜》走红,就开始目中无人。传说她是林绿霞的接班人,林绿霞知道了很不高兴,当然,于是拒绝参加。再说那时已传出,主办当局早有分配,最佳女主角奖是由“望子嫂”获得,最佳新人奖却归“无畏中”。总之,影展虽是于新加坡举行,但大家在还没离开T埠之前,已经讲好谁会得奖了,林绿霞听了就更加不想去那里当绿叶陪衬。

可是当局已交待影展结束后,侨社会有个大晚宴,故非要林绿霞出席不可,因人人都想目睹她的风采。于是,为顾全大局,她只能勉强妥协。不过,至今我卡姑仍旧硬咬这个专门破坏他人的小骚货,肯定是为“大秦看开”而来的。只是到了盼奖典礼结束的那天,侨宴上却看不到林绿霞。领队就跑去她房间敲门,可惜没人应。他只好找“大秦看开”上来闯门进去,惊见林绿霞用毯子把自己紧包着,脸色发青,失去意识,疑似服过量的安眠药,最后就由他亲手抱她去医院。

讲到这里,R的脸色突然变沉,语气也不友善。原来本地媒体坚称林绿霞是为情自杀,极尽宣染,闹得沸沸扬扬,而T埠媒体则澄清她只是没睡好,所以多服了些药。于是,R一直认为咱们的报刊胡说八道。不过据我所了解,T埠老一辈的艺人是很爱面子,也很爱国,因此不允许外地人伤害到其同乡的一根毫毛。于是我只好放下身段,代表本地的媒体向他们道歉,目的是要避免得罪地头蛇。但我心里却呐喊:“你才胡说八道。”

其实关于林绿霞的这段丑闻,我在幼时就听爸妈聊过。由于当时他们俩到参展明星所住的“世外桃园大酒店”去探访好友,一名香港电影杂志的老板,所以他们才有机会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而真相是不知哪个叽喳婆,肯定是妒嫉林绿霞,于是故意给“大秦看开”的老婆“姣因骚”打小报告,说其老公和小三的关系极度暧昧。于是“姣因骚”立马飞过来,当众人面前搧林绿霞几巴掌,让她当下觉得很没面子,那晚就吞药自杀,幸亏被人发现,否则香消玉殒。好了,此时我总算替本地的新闻媒体讨回个清白了,可见我这位自封扒“名人屎”之第一权威,可不是乱盖的唷,看官。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