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碧仁的18岁长子郭正君1月2日入伍,黄碧仁和老公、家婆等一起到军营送行,她说:“今后如果老公不在,我就要一个人吃晚饭了。”
黄碧仁受访时说,儿子每天放学回家,都会在餐桌上和她一起吃晚饭,2个较小的女儿会在电视机前边看电视边用餐,但大儿子会在餐桌陪她,今后如果老公不在,餐桌上就只有她一个人了。不过她说,心情虽然不舍,但不致于流泪,“每个成长中的孩子都得通过这关,通过了,就变男人了。”
去年,郑各评、洪慧芳的儿子郑凯介入伍,1月3日轮到潘玲玲的长子,黄碧仁说她和几个也有儿子要入伍的妈妈有互通信息,彼此提醒送行时要准备什么。她说,儿子只要遵守纪律,做好本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也由不得她担心。


潘玲玲昨天在IG分享照片,她和老公黄世南亲吻儿子的“榴梿头”,非常逗趣。潘玲玲贴文:“今天大儿子入伍了,感触很深,情绪有一点点小波动,但至少我沒掉眼泪,因为男儿当自强,保卫国家,是男人本色!我们深信他绝对可以胜任!和黄碧仁一样,我向这次入伍的年轻人致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