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亚纶担任“反霸凌特展”爱心大使,透露国中时回台就学,整整3年都被同学霸凌,他说曾以为不予回应,状况就会改善,没想到同学们变本加厉,也许大家认为是开玩笑,但受害者并不这么想,“跟爸爸提过想找心理咨商师,当时是因为性向问题,主动去找,也有忧郁倾向,用了半年的药,后来靠自己走出来。”
而他去年11月卷入劈腿疑云,感情状况又成话题,是否也算霸凌?他乐观笑回没事,新的一年到来,他对感情期许是一个人也很好,还有希望不要再感冒,“去年都没感冒,跨年烧到39.1度,以为要烧坏了。”
另外,他坦承恨过霸凌者,自己花了超过7年的时间才放下伤痛及仇恨,今以自身经验鼓励被霸凌者对外求援,也希望旁观者不要因为同侪压力,而牺牲善良的信念。随后他提到现今的霸凌来自网路言论,并举跨年晚会为例,“看到姐姐(谢金燕)那段,有人讲很腻什么的!她就蛮有创意、超出诚意演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