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典出道12年,从谐星跨界当跳唱歌手,发行首张EP《先不要》,秉持着他一贯的老二哲学,发片后他勤于宣传,但始终不认为自己从绿叶变红花,只求尽力而为,更期许当个”最强的老二”。
为了一圆歌手梦自费500万台币,他表示花钱不心痛,投资自己是好事,家人也支持,但他忍不住笑说 : “我爸只是觉得花蛮多钱的,叫我去庙里改运、走一走,祈求唱片能大红大卖、工作顺利。”
其实早在2009年左右,曾有制作人找陈汉典谈组团、发片,当时要他唱歌来听听,他选了王力宏《一首简单的歌》,对方听完便没再联络他,更笑说就是团体大嘴巴。落选后等了10年,他才自掏腰包发片。他从小就爱表演,虽出生在法律世家,爸爸是书记官,爷爷是法官,却从不干涉他的工作发展,2006年他从《全民大闷锅》模王选拔活动拿到冠军并出道,以为演艺路就此顺利开展,他在《全民大闷锅》模仿张国志,演出2集就再也没有通告。


对演艺路相当执着的他,曾有3个月时间,早上先去大卖场打工,卖卖地毯、球鞋,时薪才120元台币,工作7、8个小时后,晚上就去摄影棚看《闷锅》录影,他不请自来,厚着脸皮站在棚内。
时间一久,制作人发现他怎么老在棚内,叫他回《闷锅》演出。他通告量变大,但主因是同节目的阿Ken、纳豆没空演,找他替补,他没表演经验,常被观众骂,他自招爱看观众反应,是自虐型。
到《康熙来了》当绿叶后,他也当了3、4个月的无声助理,没麦克风反而让他很有安全感,透过肢体语言在蔡康永和小S主持中展现自己。
谈到感情,他单身近3年,曾被媒体直击过带女友上摩铁,他自嘲是代表作,”艺人不是周休二日,工作也忙要飞来飞去,我这个人比较龟毛,我是个怪人,要遇到对的人,个性真的最重要,外表无所谓,顺眼就好,但我的顺眼就是漂亮。” 以前他总找圈外人交往,34岁的他表示现在圈内、圈外都行,只要女生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