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胜11月中动身飞往南极,展开冒险之旅,目前处于“失联”状态。由于当地气候十分险恶,加上陡峻的雪脊地形,旅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他除了事先预写好“南极前的15封信”,并设定好发布时间,陆续透过社群网站发出,这次的信件中更提及,早在出发前,就偷写好身后安排,将遗嘱交给十分信任的3名友人。
宥胜起初沟通南极之旅的计划时,被问到“你做好回不来的准备了吗?”,他当时坚定表示,一定会回来,“我们的目标!是回家!”然而事实上,面对极地中的恶劣气候与环境,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保证些什么,“在极地中的极地里,在一个力量如此强大的大自然里,我有什么资格说我想控制一切?”
一开始,每当宥胜提到和探险相关的事情,老婆都刻意避开,一直到他出发前一个礼拜,太太才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开始抓着他问:“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跟我说?你是不是……”


原来,宥胜早在出发之前,就偷偷联络保险业务员,整理好所有资料,并悄悄写好遗嘱,以传讯方式交给了信赖的3名友人,因为不想让太太担心,才悄悄安排好一切。然而,虽然律师说,遗嘱一定要亲手写,并且要2名见证人在场,才会具有法律效力,但到最后一刻,宥胜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一直记得你不准我立,你要我平安回来……”
宥胜说,虽然传给友人的遗嘱,没有法律效力,“但那是我心中的意思,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如果,真的需要别离的话,那还是请家人多多帮忙……我爱你们,但也请让我们尊重天意,我们全都在为梦想冒险,但如果老天愿意,他一定会让我们回来,亲口跟你们分享所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