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好多年前,追看港剧《金枝欲孽》时,就开始觉得在几位演妃子的演员当中,那位饰演“淳贵人”的最不耐看,连另一位饰演“安茜”的都比她讨喜。于是我就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蛮似蛇”。众所周知,本姑娘的舌头天生就比毒蛇还要来得毒,凡是我不喜欢的艺人,都会给他们取个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花名。

想不到过了10多年后,在中国剧《延禧攻略》中,又再次看到她演“娴妃”。之后有很多人赞她的演技非常出色,于是我又把她的花名改叫“晚(粤语译音)似蛇”, 意思是指民间流传《白蛇传》故事里头的白娘娘和小青,一碰到酒精就會打回原形。而咱们的“娴妃”只有到了晚上,就会变成蛇出来活动,至于她为何会如此,不用我说,你们用脚趾也猜得到。试想,一个外来的女艺人若不精灵如蛇,又如何在龙蛇混杂的中国影视圈里,捞到风声水起?

当然,几乎人人都在背后咒我这位毒舌,早晚会有报应,我晓得。所谓同行如敌国,简直是必定的。尤其是娱乐圈,而像我这类嫉妒心重的艺人,越是不得志,越是酸,越是要挑本行红人來讥讽挑剔发泄。最可恨的是社会有眼无珠,所以非要咬定他们的身材特别畸形,心地特别恶毒不可。紧接着当然是讲他们不知走了什么邪运,竟然抖了起来,红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简直没个天理嘛。

有位读者问:为啥中港台被称为阿姐的女艺人,都有机会受邀到国外拍电影和视剧,甚至到好来坞,反而本地的阿姐,却没这样的机会?我一本正经答:艺人除了要有声色艺,同时也要有运气。

记得有次我带侄儿侄女去见已故的“狮歌”垦牛老柳,其中有位侄儿问:“为啥本地无法培养出如唱‘Gangnam Style’的鸟叔,能够红遍全球的艺人?”老柳看着我,放胆回应:“那是因为有位权威头头曾派其助理来警告,任何人的名气都不能盖过他。”回家时,他们都在问老柳指的是何许人,我摇了摇头骗他们:“不知道。”

“哪我们想当艺人的该怎么做?”,“勿担心,走出去,就有路。”不是吗?“晚似蛇”若没走出香江,根本没机会参演《延禧攻略》,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