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健相隔21年返无线娘家拍剧集《大帅哥》,而拍《大帅哥》也是他规划自己人生一部份,认为必须翻开人生新的篇章。
“我一直将心思放在演艺事业,但人生是否这样呢?好像年初时,我弟弟离开了,我未办过任何丧礼,当晚追思弥撒,坐车去教堂时,我心情很复杂,当然很伤心,但我在追思弥撒应不应该表达我的伤心?如果表现不开心,会否影响我的亲友和妈妈呢?那难道我笑?没可能吧,走进教堂,有一位男仔过来跟我握手笑说‘我是今晚为你弟弟追思弥撒读经,不好太伤心,节哀顺变’。这个笑容令我好warm,然后我开始想可否做他的角色,当然我要上堂再学,但如果能为其他人做这些服务,我觉得有一股暖流,很有意义。”

 

弟弟张卫彝离世,张卫健非常伤心,在弟弟的丧礼,他领悟出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

与太太结婚时,为免分隔两地拍戏,太太已决定放弃演艺事业来成全他,因为婚后总要有个人在家,“我很多谢她的牺牲,我们的相处之道,并非像大部分夫妻朝夕相对,现在她在中国有美容生意和家人,我在香港有妈妈和Big Four兄弟,我们多年来是不停的小别胜新婚,真的讲求信任二字,讲真,拍戏多年引诱多的是,我说没有也是骗你,但我就是纪录好,零绯闻,初期我怕把持不住,连女演员电话号码也不要;当然如果我说没有心动过,也是骗你,I am a man,但想就去付诸实行吗?我相信永远纸包不住火,这世界没任何大话,大话终有一日被揭穿。”
当年太太怀孕8个月流产,问他仍考虑生小朋友吗?他说:“不会了,不是怕了,而是我不知有否足够精神和体力去抚养小朋友,我够不够成熟呢?我仍是一个小朋友,有一份童心,我想太太的伤口已完全癒合,但如果上帝现在给我选择,A是好想要,给我一击即中,B是不想要,我击极都不中,我会选B。最近我去了一个讲座,发觉原来当年大家把所有心神去照顾一个失胎女人,我是忽略了自己,男方都是受创伤中,甚至连我都不知,不过现在我已癒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