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你们观赏《延禧攻略》第1集,看到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高贵妃”初登场时,会否觉得这角色熟口熟脸?喏,不就是《甄环传》里头的华妃之翻版嘛。又是一只“咖啡猫”(CopyCat)。但在我眼中,蒋欣和谭卓这2位所演绎的,也未免太着痕迹了。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哪有这么容易露相,时时刻刻都在摆出阴毒的臭脸?

讲真的,若我有机会试镜,肯定会浑身解数,想尽一切方法,不把这个角色抢到手,绝不罢休。即使需要潜入游戏规则,也在所不计。理由是我Lady卡卡之外表,天生高贵,演“高贵妃”自然是名如其人。加上我演技一流,就连平常在戏外对亲人,朋友,上司,同行,粉丝,我的嘴脸和心态都各有不同,阴晴不定,总之比“四川变脸”的速度还快,就差点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演技”。

再说,我平常演戏时所发的风骚味,全都是出自骨子,不需要任何人来指点。还有还有,我虽天生就是块演戏的料,但平常都有做功课。若换我演“高贵妃”,首个条件是要他们改剧本。原因是我有观察到,目前中国剧里的一些角色,已完全颠覆咱们以往对他们的常规印象。

例如那部家长里短的《我的前半生》,里头最有心机的小三凌玲,衣着朴素大方,说话低声下气,和咱们想象中的那些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小骚货,很不一样。而我过去演被男人包养的二奶,导演老是要我浓妆艳抹花技招展,随时处于发情状态。总之一出镜,脑门仿佛涂了四个大字:“偶是二奶”。突然间在中国剧里头,跑出一位像凌玲这样的角色,表面上是人蓄无害,暗地里却攻于心计。套用毒舌金星常用的那句话:“哎哟喂,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副面孔。”那些看得特别入戏的观众,一见到饰演凌玲的吴越出现在公共场合,都会咬牙切齿骂她,难怪她会获得年度突破演技。所以说,蒋欣和谭卓所演绎的那种“坏角色”,一目了然,毫无隐藏,已算“过时”,无啥看头。

严格来讲,咱们做艺人的,若选择忠于职业,对它完全负责,结果不僅会对本身的工作充满敬畏,还会逼迫自己随时所在行业的需求变化,进而提高自己的预见能力,並且完善自己的专业技艺。可惜我Lady卡卡从不做应声虫,也不当跟屁精,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于是,我只能在一些剧中演路人甲,至今连第3线都没爬上,漏网之鱼耶。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