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在最后那一刻,大弟还是受不了母亲离开的痛。在医院时,他紧紧抱着其母亲的尸体,嚎啕大哭。不管旁人如何用力,都无法把他拉开。于是,电视新闻媒体都齐声赞他十分孝顺,是值得咱们艺人学习的好榜样。

当然,人家可是巨星耶。若换成一位无名小卒如此做,我肯定会是第一人飞过去问他:
“你是不是有恋母狂,还是想上新闻头条想到发疯?”抱歉,这就是娱乐圈了,一个跟红顶白的世界,你们不能怪我卡姑冷血无情,老是欺负那些名气水准比我差的艺人。

试想,堂堂一个大男人,做出如此“敦马”(Drama)的举动,自然会有人对其感情生活产生疑问。

“他也是吧?女王。”六婆问我。“你在说谁?六婆。”三姑插嘴。“我地画公仔叻。”我用广东话一本正经的回应:“係唔晒画出肠嘅。”

不过,每当媒体报导大弟的感情生活,一下子说他曾和日本某女星订婚,一下子说他死后要和台语天后葬在一起时,我就会觉得那些新闻媒体,也太侮辱咱们这些吃瓜群的智慧了。不是吗?名女主持人吃人鲨曾在某个八卦秀里透露:“我和大弟的恋爱是属于柏拉图式的,只有精神,没有肉体。”其实她已暗示: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呢?只是顺手把这坨屎扒出来罢了。

记得幼时曾为大弟的演唱会编舞,每晚演出中场休息时,他都会招我的几位男舞者,到其专用的化妆室。房门一关上,哎哟,什么莺燕声,兰花手全都使出,叽叽喳喳个不停,有时他还会邀其洋男友来亮相探班。有一名“千佛国”的秀场经纪人,曾偷偷告诉我,每次大弟到该地登台,若有哪个经纪人,每晚都能为其拉皮小鲜肉,离开时他就会买间一房一厅的公寓,送给那个带给他“快乐”的经纪人。

那天在网络视频上看到歌手老萧发言:“我和大弟可说是忘年之交,听到他退休的消息我也相当不舍,但尊重他的决定,希望他未来的日子会一切顺心,我会随时陪他喝茶聊天听他讲故事。”坦白说,不是我卡姑多心,现在还有多少位小鲜肉肯陪老饼干?写到这里,我已没什么好说的,就让你们这些吃瓜群去胡乱猜测吧。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