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内人都赞他宣布退休的亲笔信,写得十分感人,尤其是那段“当父母亲都去世后,我顿失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掌声也填补不了我的失落……”

我读了之后,心里觉得很不是味道,表面上我同意大家的看法。但从来没想到,原来这位满口“黄腔”的艺人,写出来的东西,会比“又是美女又是才女”的我来得佳。难怪网络媒体都拿此信谈个没完没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来我卡姑也该写篇东西,来说明大弟如此做法,是有点不正确,免得风头几乎全被他抢尽。

问题是我该写些什么?想了老半日,皇天果然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记起有一次去HK血拼,在地铁里撞到我前度男友之一“润发粥”,就当面向他诉苦,话唔理我点样勤力,仍旧红不起。所以,我很想开一场记者招待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宣布退出。“然后呢?”他问。“等过了一段日子,我再开一场,宣布东山复出。”我答。

“有用咩?”,“点该没用?粉丝们到时肯定会怀念我,将来也会更加珍惜我。”,“你以前不是说好想当神秘女郎吗?”, “唔红,神秘有乜用?”

接着,“润发粥”想了一下,就泄露了他的私隐,那时他还在训练班时,有天接到一个通告,在一部喜剧中当咖哩菲,可是那天刚好他送其先父上山,晚上回去电视台时,他仍然强颜欢笑,把戏拍完,始终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老爸死了。

“点该我以前没听你讲过?”我问。“同你讲有鬼用咩。”他答。

是的,电视圈是非常现实和残酷的,尤其当你爬上巨星的位子时,更加要清楚,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尽所能保持神秘感。据媒体报导:大弟之父还没“咚”(过世)之前,已经交待家人要低调办理其后事,可是,为啥其兄姐,都肯接受电视新闻媒体的采访,还一一透露处理整件事的过程细节?这点我实在不明白。

当然,我不敢说咱们做艺人的多数表里不一,讲一套做一套,免得被人家丢石头。但我还是要套大弟在宣布退休的亲笔信中所讲的一句话:“身为艺人,你没有在人前悲伤的权力。”那,他自己呢?

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